中国对非洲农业的作用

30 November 2013

农业是非洲发展的关键,占非洲当前国民生产总值(GNP)的40%,出口额的40%以及就业机会的70%-80%。但是,非洲的农业却正在滑坡。从1960年到2005年,非洲的谷物产量仅增加了60%,而同时期内东亚的谷物产量则增长了220%。还是从1960年到2005年,非洲的人均粮食产量下降了5%,非洲在世界农业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也从15%下降到了3%。非洲1960年代初还是农业产品净出口大陆,到21世纪却变成了净进口大陆,其2006年的农产品进口额达330亿美元。此外,非洲的土壤和自然植被也出现了大面积的退化。技术的缺乏和政治上的忽视,使非洲的农业发展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过去三十年,非洲政府和外部金主减少了在农业上的投资。非洲各国政府财政预算中,农业所占比例从1980年代的7.3%下降到了2000年的3.8%,同期内金主的投资则从18%减少到3.5%。非洲急需遏制农业下滑的趋势。

正是在同一时期,中国开始介入非洲农业。中国在非洲的农业参与性质是复杂的,其最初是中国为了对抗台湾而采取的一种外交手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得以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一部分是因为非洲国家的支持。直到今天,“一个中国”原则仍是中国在非洲参与发展建设的核心前提。目前,中国正在成为非洲的重要金主和投资者。那么,中国能否在非洲遏制农业下滑的努力中起到重要作用呢?

中国是非洲的战略发展伙伴

中国在非洲的贸易和发展合作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中国将“一个中国”原则做为合作的框架,使得这种合作成为建立在互相尊重主权及国家利益、互不干涉等原则基础上的“南南合作”这一政策框架强调的是互惠、合作、尊重和双赢。2012年,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额达到2000亿美元。中国将自己的非洲政策视为一种崭新的、革命性的方法。这种方法是中国在自己的发展和转型中得到的经验,现在则被做为一种成功的模式介绍给非洲。自1978年以来,中国已将自己的贫困人口由超过60%减少到不到7%,这比整个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脱离贫穷的人口都要多。

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粮食安全需要。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认为,全球粮食产量需要增加70%才能满足世界不断增长的人口和城市化水平提高所带来的需求。这些需求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人口众多、发展快速的新兴经济体。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粮食消费国,目前正面临着耕地和灌溉用水减少的困扰。而非洲则拥有大量此类资源,可以被中国列入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的长期规划之中。中国对非洲农业品的需求已经出现明显增长。中国领导人谨慎地指出,提高非洲的农业生产力符合全世界的利益。中国认为自己在非洲农业中的作用是帮助解决全球的粮食安全问题。

中国在非洲农业中的合作

直到不久以前,中国在非洲的农业合作一直是以提供技术支持和提高产量为主。但是,出于对可持续性、市场开发和贸易潜力的兴趣,中国正在鼓励公私合作的模式,并为农业企业在非洲投资提供政策优惠。商业和投资的加入是中国“走向全球”战略的一种表现。

中国在非洲的活动仍以双边援助为主,但中国已经越来越多的参与到诸边和地区性的合作中来。现在,中国的援助往往包括贸易和投资,且参与者包括多个国有和私有企业。中国对国内农业企业向外扩张的支持力度仍较小,在2006年只有1.9亿美元,只占全部对外投资的0.9%。与之相对应的是,同一年,中国在海外资源开采方面的投资高达85亿美元。中国对非洲最贫穷国家提供免税优惠的产品已经从190个增加到440个。

在1960和1970年代,中国建造了80多个示范性农场,总面积达4.5万公顷。之后,重点就变成了技术转移和培训。到2009年,中国非洲各个地区开展农业工程200个,建立渔场23个,派遣农业专家1100多人,设立了11个农业研究站,并设立了60个农业投资项目。绝大多数投资项目都是由大中型国企承担的。但是,一些小型私企和个人也可以在非洲寻找机会。2003到2008年间,到中国学习农业相关课程的非洲人超过4000名,学习时间从三周到三个月不等。

中国与非洲的农业合作不仅受中国自己的发展经验影响,也受到了非洲的政策变化和全球经济趋势的影响。中国表示其兴趣点是全球的粮食安全,而不是在非洲种粮食再进口回中国。到目前为止,中国在非洲开展的大部分盈利性农业项目都立足于满足本地和区域内的需求。至少从现在来讲,非洲都只还是中国的一个备选方案。但是,这些项目给了中国一个为非洲国家的农业提供发展和技术支持以及投资,从而深化双边关系的机会。

现实意义与未

中国在非洲农业的参与,就像在非洲其他方面的参与一样,都是非洲历史上最大的机会。中国为缓解非洲贫穷所做的努力要大于其他任何人,包括西方殖民主义者和贸易伙伴等。如果非洲能够更好地管理中国的参与,那么效果可能会更好。非洲的政策制定者必须清晰地定义它们的发展目标,并且把中国的参与整合到目标中来。非洲农业综合发展计划(CAADP)可供政策制定者们将非洲的农业发展目标和中国,以及其他发展伙伴的参与整合起来。政策制定者们应该努力破除国内和地区的市场壁垒。非洲可以利用中国的帮助来发展自己的农业和基础设施,以促成一个更有效率的市场结构。中国投资有可能会永久性地改变非洲的农业形态。中国的援助可以被用来种植中国需要的作物。非洲农产品在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非洲应该利用好这个机会。

投资在非洲人民的身上,回报可能是无穷的。非洲的领导人们应该和中国合作,投资提高人民的技术和工作能力。这些将有助于实现非洲的农业潜力,并大大提高粮食安全性。尽管中国土地出租或收购的情况被夸大了,但是政策制定者应该保证避免任何形式的“圈地运动”,并保证人民不会失去土地或背井离乡。为此,他们需要构建更好的关于物权和土地所有权的法律框架。非洲农业的积极转变将从物权和地权的法律改革开始。法律和思想上的“摸不着”的变化往往是促成农业生产力、基础设施建设等“看得见”的变化的关键。

中国和非洲的合作应继续强调人才的交流,以更好地理解对方的社会。那些对形成非洲农业形态起到作用的社会和政治因素必须被整合入中非的合作中去。在这个过程中,非洲农业综合发展计划、非洲绿色革命(GRA)以及其他理想主义的机构、非政府组织等都应该发挥各自的作用。非洲农业综合发展计划的理念核心是土地和水资源的可持续管理、农村基础设施和农业贸易、粮食安全、研究与科技。这与中非在农业发展合作上的理念不谋而合。非洲应该在与中国的合作中采取主动,而不是被动等待。这是最符合非洲利益的做法。

(作者系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萨加莫尔研究院利比里亚项目主任、高级研究员。)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30 November 2013
过去几十年里,国际经济环境的突出变化是:一批发展中国家缓慢而持续地扩大了影响力。这些“新兴经济体”都是不发达国家,或被称为“南方国家”。它们深刻地改变了经济结构和商业关系。发生改变的领域包括合作和发展,也包括世界地缘政治权力的分配。 这些国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2011加入上述国家行列的南非。还有一些国家规模较小,但经济活跃程度不逊于上述大国。...
Share: 
30 November 2013
  长期以来,非洲国家能力缺失与政府行政绩效低下,形成“有社会而无国家”的混乱局面,这是造成非洲发展缓慢的重要因素。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非洲的发展与治理问题,从非洲的事情、国情、区情出发,寻找非洲问题的非洲化解决路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非洲国家普遍需要建立起致力于发展并且有能力推动发展的有效能的政府与政党。这是中国与非洲国家交流治国理政经验和分享发展知识的重要领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