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损于非洲工业化?

30 November 2013

十年间,中国已迅速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2000年至2012年,双方商品贸易额增长了近20倍,从105亿美元增长到2000亿美元。今年,中非贸易额将预计增长25%至30%。中国也成为新兴市场对非投资的领头羊。

当中非领导人经常称赞中非关系“双赢”时,中非商业关系,特别是贸易关系受到批评——中国利用制造业产品换取非洲原材料出口。这种亚洲制造业大工厂和非洲大陆间相对不平等的贸易结构使很多人认为中国制造业的出口剥夺了非洲工业化的发展机会。

非洲贸易反映了其工业化状
对中非贸易结构的批评者们应该意识到,中非商贸关系反映了非洲同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关系。自然资源支撑着非洲大陆对中国的出口。显然,人们将非洲国家同中国经济迅速增长所需的原材料相联系。这一关系不仅存在于出口,也与价格和投资相关。2012年,中国从非洲进口的初级商品占进口产品的93.5%,例如原油和矿产,宝石和非货币黄金。这一数据较2002年增长了7% (86%,2002年)。其他国家,例如美国,也存在相同的趋势。2012年,美国从非洲进口的初级商品占87.5%,稍低于2007年的92.8%。

在进口方面,尽管非洲国家很多半熟练、简单劳动力能够制造低技术和劳动密集型产品,非洲还是从世界进口了这些商品。例如,2012年,非洲超过70%的制造业进口是劳动密集型、以资源为基础的商品,以及低技术、低科技的产品。这一事实与经济贸易理论并不相符,后者强调在存在大量劳动力资源的情况下,非洲经济应已拥有强劲的制造业基础,与依赖自然资源的工业活动不同,而应转向轻工业。

但是,非洲的情况并非如此。过去30年间,非洲的制造增值降低,经济多元化受到限制。非洲在全球制造增值的份额从1.2%(2000年)减少到1.1%(2008)。 2008年,制造业出口占全球出口的1.3%,仅高于2000年的1%。迄今为止,非洲地区成为全球价值链的边缘地区。

亚洲出口引领经济增长的奇迹
向东边看,发展中的亚洲制造业增值在全球份额中呈不同趋势。2000年至2008年,这一数字从13%增长到24%。中国充分代表了这一发展趋势。因此,理解哪些因素驱动了亚洲的成功和影响非洲的相对失败十分重要。

在中国,一种建设性的一揽子政策计划——开放市场和推行有利的贸易和汇率政策,加之合理、稳定,并且提供吸引投资和保证财产权利环境的政府是建立以主要市场的出口导向型战略的重要条件。

非洲未能效仿这种成功模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缺少一种有利的政策环境。尽管,非洲市场中存在特惠关税待遇,例如美国的《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案》(AGOA),非洲的制造业并不具有竞争力。基础设施薄弱促使产生更高的制造、交易成本。领导力、治理的不足,微弱的机制和寻租活动也使增值部门失去了发展多样化的机会。

中国在非洲和其它市场的竞争
相反,中国很快成为制造业产品的全球定价者。这影响了非洲制造业市场在国内和出口市场的份额。显然,服装纺织业的竞争压力最为明显。因为,相对于其它制造业部门来讲,服装纺织业是非洲相对来说生产能力较强的行业之一。

2008年,美国进口了价值70亿美元的服装服饰。在全球竞争力增强的环境下,中国能够扩大出口份额:从1990年的11.4%上升到2000年的14.6%,再到2008年的34.5%。 相对来讲,非洲出口到美国的服装服饰从11.9%(1990年)降低到6.6%(2000年),再低至2.5%(2008年)。尽管非洲经济体正迅速增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的GDP增长率为5.9%,以及这些国家享有关税优惠待遇,他们仍不能扩大或至少在美国市场中保持稳定的份额。这主要是由于这一市场中持续增长的中国竞争力。

进口竞争也成为这一问题的另一个原因。南非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服装纺织业在南非制造业产品出口中占有重要比重。2007年,南非运用一些经济保护措施以缓解竞争压力,声称这一产业受到充满活力的中国竞争的挤压,尽管关税壁垒已高于40%。

毫无疑问,中国是非洲服装纺织业的重要竞争者,而这一行业是创造就业的关键部门和获得多元化机会的重要跳板。这种竞争,加之中国大量的资源需求,可以说引导了一些非洲经济体在原材料生产方面进行分工。然而,北京已经表达意愿并采取行动应对中国同一些非洲国家间不均衡的贸易和生产活动。

当前中国结构性的改革下非洲国家的机会
随着北京追求更可持续的增长路径,工业能力的改变推动了中国生产结构的转变和科技价值链的提升,以及最终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转变。世界银行估计,由于劳动力投入成本的上升,中期内,中国超过8000万的低端制造工作将消失。劳动密集型工业将转移到成本相对较低的地区,有竞争力、前瞻性的非洲经济体经济体应该获得这些工业机会,他们应摆正自身位置吸引投资。

中国公司正在非洲逐渐扩大他们在自然资源以外的投资,其中包括汽车组装、电子产品、水泥、钢筋、服装以及制鞋业等部门。一些私有公司已经参与到当地的组装过程,例如受到中非发展基金(CAD Fund)支持的皮革产业。

另一种发展支持模式是中国提供资金建立起特殊经济区(SEZs)市场,如埃塞俄比亚、毛里求斯、尼日利亚和赞比亚。这些经济区是激发非洲多样化潜力,促进其工业出口增值的主要推动者。这些划分的地理区域能够吸引生产部门的工业投资。在交通、电力和其它商业基础设施运用,以及对华及其它传统出口市场(例如美国和欧洲)关税优惠待遇的支持下,若能实行有效的管理,这些区域将成为非洲多样化、改变当前形势的样板。特殊经济区希望在多种财政和其它刺激机制方面吸引对外直接投资(FDI),从增值进口中提升外汇储量。最终,特殊经济区也期望为当地就业、技能及技术转换创造机会,与东道国建立潜在联系促使非洲国家出口、国内经济活动的多元化发展。

前景
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贡献者和地区发展的重要资金来源,非洲的政策制定者们应该积极地寻找吸引中国生产部门的因素,例如通过合资或伙伴关系利用中国资本、技能技术的工业、组装业和农业加工业。中国搭档已经在资金上进行了风险投资。同样,中国内部结构也经历着加速变化过程——从主要的出口国转为主要的消费国和重要的投资者,这一趋势将有利于非洲国家的工业化发展,他们应意识到机会的存在,并相应摆正自身位置。

然而,中国在非洲活动产生真正的积极影响将主要依靠非洲自身的要素和发展,包括提高治理,增强对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总体提升的认识,而非个别群体受益。这些理念将限制非洲领导人和利益相关者当前广泛存在的短期寻租行为。这些积极影响也要求非洲国家制定、执行相关政策,建立积极支持经济多元化、将工业部门与全球价值链前后链接的可信机构。最后,特别经济区应被认为是扩大经济多元化和实现工业化的工具,为了吸引在特别经济区的制造业投资,非洲国家应扩建技能培训基地,与此同时,也应不断对经济基础设施的建设进行投资。这些领域的薄弱将成为遏制投资的主要因素,并且能够阻止非洲经济体受益于中国在非活动积极的溢出效应。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30 November 2013
  长期以来,非洲国家能力缺失与政府行政绩效低下,形成“有社会而无国家”的混乱局面,这是造成非洲发展缓慢的重要因素。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非洲的发展与治理问题,从非洲的事情、国情、区情出发,寻找非洲问题的非洲化解决路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非洲国家普遍需要建立起致力于发展并且有能力推动发展的有效能的政府与政党。这是中国与非洲国家交流治国理政经验和分享发展知识的重要领域,...
Share: 
30 November 2013
自2006年中国政府宣布将在海外建立“经济贸易合作区”以来,非洲一直希望将中国境外经贸合作区总数的一半左右吸引到非洲来。目前,非洲有五个这样的合作区正处于不同阶段的建设中,其中埃塞俄比亚和毛里求斯各一个,尼日利亚有两个;赞比亚的谦比希合作区部分投入运营;阿尔及利亚合作区则暂缓建设。完全投入运营的只有埃及的苏伊士合作区。 这些非洲国家希望引进中国经贸合作区,是因为其认为从长远来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