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领导人们考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下一步

25 November 2016

周一,美国新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确认,他将在到任后使美国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此举使得其他亚太贸易伙伴国家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撤出将如何影响到该地区深化贸易关系的计划。

这份声明是通过YouTube上的视频信息传达的。特朗普概括了他当政后头100天将要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其出发点是他所称为的“一个简单的核心原则:把美国人的利益放在首位”。

他的行动清单上的首位是贸易,接下来是其他事项,比如去除对页岩气和煤碳生产的阻挠,以及减少企业规则和调查“那些危害到美国工人的签证项目滥用。”

特朗普说,“关于贸易,我将签发一项通告,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这份协定是对我们国家的潜在灾难。取而代之的是,我将谈判一些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把就业岗位和产业重新拉回美国本土。”

这项声明远不是新闻,因为特朗普在竞选中就反复承诺要撕毁那些他认为对美国不够有益的贸易协定。

特朗普并没有说明,他将如何开展新的双边协定,也没有说明相对于全世界正在进行的各种其他经济一体化努力而言,他所倡导的双边协定的内容或者战略立场方。这位新当选总统也没有解释除了是一项多国协定以外,他不喜欢TPP协定的什么方面。

国会中负责贸易工作的领袖们已经表示,他们确实有兴趣与亚太地区合作,并希望特朗普在1月份就任以后会支持这个目标。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代表Kevin Brady,“到2020年底,亚太地区将拥有全球一半的中产阶级消费者。我们希望参与这个市场。如果我们从中撤离,我们的经济将会受损。”

在特朗普发表声明后,Brady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他警告不应忽视亚太市场的潜力。根据Brady办公室公布的一份采访笔录,他说,“我对新总统抱有希望,认为他会给我们一个机会证明保留贸易中好做法的益处,并且创造就业,同时改正被认为是不好的做法。”

白宫新闻发言人Josh Earnest周二在华盛顿对记者表示,美国不推进TPP协定将是“美国人民丧失的一次重大机遇”,允许该地区的其他强大对手比如中国得以推进自己的贸易协定,那些协定将不一定会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

TPP领导人商讨下一步

美国即将退出TPP协定的声明使得该协定未来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这项协定是花费数年才得以谈判成功的。

一些其他TPP协定成员国的官员已经表示,可能特朗普还会改变主意,即使他多次公开声称会撤出协定。

澳大利亚的贸易部长Steven Ciobo在接受悉尼的2GB广播台采访时表示,“当然,美国对于所有TPP国家而言是关键的主心骨。但是我们承认这项协定会带来诸多好处,很迫切地想要推进它。我们需要给美国一些时间。”

在11月22日进行的另一次采访中,这位澳大利亚官员说,他的政府准备继续推进批准TPP协定,其他成员也将如此。

Ciobo说,“我提到过,还会花费很多时间。这也给了美国人时间赶上批准TPP协定的各种进展。”

同时,墨西哥的经济部长Ildefonso Guajardo表示,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推进协定,比如,看看是否TPP可以拆分成许多双边协定。

他在墨西哥城对记者表示,“要想往前走,必须清楚是否各缔约国决定继续现有程序,如果不想和其他国家一致行动,那么就分析一下整合的方法或者把TPP谈判转变成双边协定的路径。有很多不同的分析方案。”

来自其他TPP缔约国家的领导人已经公开质疑,推进一项没有美国参加的协定究竟是否还有价值。(《桥》周报中文版,2015年10月8日

日本首相安倍本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对记者表示,鉴于12个国家在谈判中达成的得失平衡,没有美国参与的TPP协定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上周安倍在纽约会见了特朗普,TPP协定被认为是必然的讨论话题之一。(《桥》周报, 2016年11月17日

同时,根据亚洲新闻台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过,没有美国参加的TPP协定本质上完全是另一个新协定。

李显龙总理在利马说,“这意味着12国家减一,11个国家必须聚在一起,重新签订一项完全不同的协定。这将是全新的谈判,也不容易实施。”

但是,他也补充说,TPP集团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认为还值得观望,看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真的到任以后会做什么。

其实,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的计划之后前不久,12个TPP国家的领导人刚刚在利马审议了各自国内批准程序的进展情况,讨论了该项巨型区域协定未来的道路。

一份会议讨论的白宫资料显示,“奥巴马总统表示,我们将继续参与全球行动,必须继续寻找确保贸易协定为减少不平等这一共同目标做出贡献的途径。”

上周奥巴马对记者们说,“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会上讲得很清楚,他们希望继续推进TPP协定;最好是和美国一起推进TPP协定。”

TPP集团目前包括12个签约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

目光转向RCEPFTAAP

TPP协定的变化对其他区域性一体化项目而言意味着什么仍是个未知问题,一些分析家认为它将为其他项目注入新的动力。

比如,16个亚太国家组成的集团——包括所有东盟10个国家成员,以及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新西兰和韩国——也正在谈判另一项贸易投资协定的过程中。

换言之,这项协定包括东盟和六个自贸协定伙伴国家,目的是深化该地区的经济关系。

该协定被称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在范围上比TPP协定要窄。它覆盖了全球GDP的30%,尽管其参与国中并不包括美国。RCEP缔约国的谈判人员和部长们已经在上月开会推进谈判,不过可能难以在2016年达成协定。(《桥》周报,2016年11月10日

RCEP官员们现正计划下月在印尼召开第16轮谈判,并制定一项临时工作计划和明年的会议时间表。

另一项可能会受到影响的项目是计划中的“亚太自贸区”(FTAAP),这项搁置已久的计划得到了美国和中国的支持,近年来各方对该项目的兴趣也有增加。

FTAAP将可能包括所有21个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包括美国和中国,以及所有TPP缔约国和其他几个该地区的成员。

APEC部长和领导人上周末在秘鲁的利马召开会议,期间FTAAP方案的进展是议程上的主要议题之一。关于FTAAP,领导人们赞同在北京2014年“路线图”中所确定的一项“集体战略研究”,并确定了他们继续这个项目的承诺。(《桥》周报, 2014年11月6日

APEC成员们在他们的结束宣言中表示,“我们重申我们对最终实施FTAAP的承诺,它将成为继续深化APEC区域经济一体化议题的主要工具。”

一份“关于FTAAP的利马宣言”附件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确定计划中的自贸协定将和APEC并行进行,不过在APEC机制之外。附件中也提到了指导程序的总体目标和原则,称未来的协定应当在该地区已经进行的其他各种贸易协定基础上进行发展——包括TPP协定和RCEP协定。

附件,“我们再次确定,FTAAP应当实现狭义意义之外的更广泛的自由化;协定应当是高质量的和全面的,纳入并解决‘下一代’贸易和投资议题。”

文件还确认,APEC经济体将在2020年底审议“目前的路径”如何为帮助实现FTAAP做出贡献,以确定还需要开展什么工作。官员们已经得到了指示,验证所谓的“下一代”贸易和投资议题如何在区域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及其他各种协定中得到解决。

官员们将在2018年和2020年提供FTAAP相关工作的信息,以及关于实施在1994年通过的“茂物目标”(Bogor Goals)情况的最新信息。茂物目标的目的是大幅削减该地区的贸易和投资壁垒。

变化的贸易蓝图

贸易官员们表示,不管这些多边协定的成果怎样,过去一年中主要经济体中发生的各种政治变化会潜在地对全球贸易蓝图产生长期影响,也驱使各国在国内推动更加回应人民需求的贸易协定的制定,使他们体验协定的潜在益处。

在APEC领导人峰会之前的部长会议上,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近来的政治形势也可能对贸易蓝图产生严重影响——从英国脱欧公投到美国的新政府,以及在许多大型贸易国家即将举行的大选。要判断那些影响到底怎样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必须保持谨慎。”

ICTSD报道;金融时报,2016年11月22日,“安倍说,没有美国的TPP协定‘没有任何意义’”;海峡新闻台,2016年11月21日,“李光耀总理表示:没有美国的TPP协定意味着一个新的协定,但是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LA REDACCIÓN,2016年11月22日,“双边协定是美国推出TPP后的选择”。

1 July 2016
上周末,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首次年会在北京召开,宣布同意若干项目,并保证继续努力成为发展贷款领域的一个关键的国际行为体。 6月25-26日的会议汇集了所有了理事,国际政策社会也密切关注该银行建立和运行的程序进展如何。 亚投行是今年1月正式开始,其源头追溯到2013年中国领导人宣布了这项努力。中国是该银行最大的股东,也是该银行的总部所在地。 2015年的时候集中在谈判银行工作的细节,...
Share: 
1 July 2016
欧盟28国领导人在周二举行会谈,在上周英国民众公投表决退出欧盟之后,试图厘清欧盟与英国关系未来的走向。但是,前面的道路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事态每个小时都有新的变化。 6月28日的欧盟理事会会议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这也是英国首相卡梅伦最后一次参加这类峰会,他的在公投结果后宣布最晚在今年10月离开首相岗位。 虽然理事会决定主要讨论英国退出的投票结果,并且包括卡梅伦参会,但是在会议第二天,...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