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气候大会落幕

30 November 2013

正如之前所预测,资金问题成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9次缔约方大会(COP 19)的主角。这次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的会议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 家的主要分歧在于如何提供低碳经济转型资金和承担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后果,巨大的分歧最终导致发展中国家于11月20日离席表示抗议。

最终,在经历了超过38小时的连续谈判后,各缔约国在11月23日晚勉强达成协议。许多与会成员对最终协议并不满意,批评协议内容避重就轻,并对主要成员国做出巨大让步。

11月11日至22日,195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国相聚波兰华沙进行谈判,以求推动2015年巴黎大会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协议,并于2020年正式生效。

发展中国家纷纷退场后的第二天,包括绿色和平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乐施会、350.org和地球之友在内的主要国际环保组织也联合退场。这些国际组 织离开华沙国家体育馆时交还了联合国胸卡,他们表示如此缺乏效率和目标的对话形式无法在2015年巴黎第21次缔约方大会前拿出任何协议。

周五晚小部分余下的绿色组织打破了主要国际组织撤离会场后沉闷的气氛,他们反复高呼抗议谈判进展缓慢。示威抗议活动干扰会场谈判的正常进行,而与此同时谈判也陷入僵局,不少人表示当时会议正面临草草收尾的局面。

委内瑞拉代表团团长克劳迪娅·萨勒诺(Claudia Salerno)指责欧盟气候变化专员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对 媒体做出的评论。赫泽戈尔德称小岛屿国家和许多非洲国家甚至美国的参与都具有建设性,而指责包括中国、印度和委内瑞拉在内的立场相似的发展中国家 (LMG)意在重建已经瓦解的“防火墙”。

“这位欧盟委员在媒体前的批评言论严重破坏了大会成员的信心和互信” 萨勒诺表示,“正是由于她个人的断章取义我们被迫要对媒体做出回应。如果大会最后一天的进程因此受到影响,她无疑应承担责任。”

理性最终占了上风。疲于马拉松式的通宵鏖战,各国最终通过一项协议,要求全体缔约国2015年第一季度拿出国内减排目标。这一减排目标是美国和其他 发达国家的主要诉求,以确保各国能够行之有效地参与全球减排。包括中国、印度和委内瑞拉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则在谈判最终阶段坚决反对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减排目 标。

损失损害机制“红线”问题

此次华沙大会的主要障碍之一是“损失损害”机制,这是在第18次缔约方大会落幕前通过的多哈一揽子协议中提出的,旨在呼吁建立非特定的“制度安排” 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极端天气带来的问题,例如这次肆虐菲律宾的台风海燕,在华沙大会中多次被作为极端天气造成的频发性灾害所提到。

发展中国家坚持 “损失损害”是“红线”问题并且建立赔偿机制是推动会议进程的关键。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则表示不会同意建立任何要求发达国家承担自然灾害的损失损害机制。

最终协议措辞含糊,是各方妥协的无奈结果。诸多谈判方表示不满。深受气候变化不利影响的国家纷纷表达了对于协议悬而未决问题的忧虑。

新的“华沙国际机制”将致力于增加对极端天气造成的损失损害的援助行动,提供专业知识并加强合作——但机制到底如何运作却并未明确。

森林保护利好消息

华沙方面的好消息是在森林保护方面最终形成了一揽子措施,该措施将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以结果为导向的森林保护资金。这标志着多年来捐赠方一直在寻找合适规则检验减排方案的工作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德国、挪威、英国和美国四国同意共同出资2.8亿美元用于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世界银行生物碳基金倡议的可持续森林景观项目旨在鼓励土地资源的可 持续利用,减少获得耕地对于森林的砍伐。基金希望加大力度在发展中国家通过减少砍伐森林和减缓森林退化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增加碳汇(REDD+),相关 谈判已进行六年之久,但一直未能实施。

最终,在大会结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各国就建立华沙框架推进REDD+达成协议。《REDD+华沙框架》补充完善了机制实施所需的规则。

应对措施论坛悬而未决

在科技咨询附属机构(SBSTA)主席理查德·穆永吉(Richard Muyungi)和执行附属机构(SBI)主席托马斯·赫鲁晓夫(Thomasz Chruszczow)联合促成下,应对措施论坛会议间研讨会于11月12日召开。

德班第17次缔约方大会设立的论坛是本次华沙大会的讨论焦点。这一为期两年的论坛旨在探讨各国气候变化应对措施带来的预期外的影响。尽管各缔约方对论坛的合理形式存在分歧,但一直认可论坛的功能并应常设。

然而提交给华沙大会主席的最终提案遭到希望提出“机制”的77国集团+中国的拒绝。这一机制理论上是对受减排行动影响国家的补偿工具,例如航空业排放被纳入欧洲碳排放交易机制后面临出口成本提高的国家。

发达国家则仅将论坛视为讨论上述问题的平台。由于缺乏共识,论坛未来的方向要等到下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附属机构会议才能定夺——预计是在2014年6月召开的波恩年中会议。

研讨会提及农业问题

今年波恩年中会议上安排的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农业适应性的科技研讨会于华沙大会第一周举行。专家敦促《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将诸如粮食生产面临的潜在威胁在内的农业问题纳入议题,但并未引起重视。

11月12日的研讨会在农业和粮食安全问题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尽管其间并没有过多涉及贸易问题。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以及数位政府代表分别进行了会场报告。

讨论显示出一系列技术和分析方面的复杂问题,但各国的立场还是逐渐从分歧走向缓和。

下一步
明年将会揭晓2015年巴黎大会达成新协议的可能性。大会各方回国后将制定国内减排目标,这会是一场持久战。

下一步各方将参加于德国波恩召开的年中会议并进行正式谈判。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要求,联合国将于九月与各国首脑举行一场重要的气候峰会。基于时间紧迫且成效甚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希望可以尽快推动利马第20次缔约方大会和2015年巴黎大会前的冲刺阶段。

秘鲁环境部部长马努埃尔·布尔加尔-比达尔·奥塔洛拉(Manuel Pulgar-Vidal Otalora)表示第20次缔约方大会精神较第 19次缔约方大会将有所不同。他表示秘鲁没有在缔约方大会期间召开化石能源峰会的计划——含蓄地批评了依赖煤炭能源的波兰将世界煤炭协会的国际峰会同期安 排在华沙召开的举动。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30 November 2013
消息来源对《桥》周刊证实:WTO谈判代表们已在农业议题上接近达成最终协议。然而,他们警告称,一些关键议题在未来数天内仍有待解决,否则将影响十二月巴厘部长级会议的最终成果。 谈判代表们大多表示,他们可以接受新的农业草案文本,其可作为部长级会议共识的基础,但是一些代表表示其仍有一些保留意见或者希望与他们国家协商其立场。一些代表则强调,他们的立场要视农业之外的议题的进展程度而定。...
Share: 
30 November 2013
过去几十年里,国际经济环境的突出变化是:一批发展中国家缓慢而持续地扩大了影响力。这些“新兴经济体”都是不发达国家,或被称为“南方国家”。它们深刻地改变了经济结构和商业关系。发生改变的领域包括合作和发展,也包括世界地缘政治权力的分配。 这些国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2011加入上述国家行列的南非。还有一些国家规模较小,但经济活跃程度不逊于上述大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