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和中国农业部门:关于影响、适应和减缓

Date period
6 July 2010
Summary出版日期:2010年5月份
作者:王金霞、黄季焜和Scott Rozelle

王金霞现为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创新基地研究员、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黄季焜现为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创新基地研究员。Scott Rozelle为斯坦福大学Feeman Spogli学院食品安全和环境项目的高级研究员。

虽然中美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家,但中国人均排放量明显低于美国:2005年,中国人均排放量为5.5吨,大大低于美国(人均23.5吨),同时也低于人均7.03吨的世界水平。2005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相当于72.343亿吨二氧化碳,其中农业部门占排放总量的15.4%。相比之下,美国排放总量为693.14亿吨二氧化碳,其中农业占6.4%。在中国农业中,氧化亚氮的排放量占54.5%,甲烷占45.5%,这与全球农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构成相反。

一些经济研究表明,气候变化不仅会影响农业生产,而且会影响农产品价格、贸易和粮食自给自足。此项研究表明,与许多自然科学家所预测的影响相比,生产商就这些气候引发的冲击采取的应对措施将会减轻气候变化对农业生产造成的影响。此项研究按照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制定的A2模式,预测了气候变化对中国农业变化的影响,该模式假设世界是一个人口不断增长和以区域为导向的经济增长的多样化的世界。根据与二氧化碳施肥有关的假设,2030年气候变化对粮食生产的预测影响范围是-4%至6%,对谷作物价格的影响范围是-12%至18%。国内和国际市场的相关价格变化将反过来影响所有商品的贸易流动。在中国对谷作物贸易的影响幅度将相当于约2%至3%的国内消费量。根据我们分析,贸易可以而且应该用来帮助中国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是,对中国粮食自给自足的整体影响是温和的,因为贸易的变化仅占中国总体需求的很少一部分。

气候变化对中国农村居民收入变化的影响是复杂的。分析表明,高温对农作物的净收入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但这可以部分被降水增加带来的收益预期增长抵消。此外,气候变化对农民改变的影响将取决于使用的生产方法。依靠雨水的农民会比依靠灌溉的农民更容易受到温度升高的影响,而且气候变化对作物净收入的影响也因季节和地区变化而异。

近年来,中国在农业部门实施适应战略取得了显著的进展。中国做出了相关努力,以增加对气候变化研究的公共投资,并就适应问题划拨资金。保险政策和增加研究公共投资的试点只是适应气候变化措施的两个例子。除了政府倡议外,农民也实施了自己的适应战略,例如改变种植方式、增加灌溉基础设施的投资、使用节水技术和种植新的作物品种等,以加强对气候冲击的抵抗力。

但是,中国在寻求减少排放和适应气候变化时仍面临着一些挑战。化肥是氧化亚氮排放的主要成分,而且最近的研究表明,过量使用化肥已成为水污染的重要因素。对中国的许多农作物而言,化肥应用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土地中充满了化肥,导致农作物无法吸收更多的养份,从而导致养份丢失。

改变使用化肥的做法并非易事。许多农民也在从事农业以外的工作,以补充其收入,他们选择现行使用化肥的方法,因为这费时要少。

此外,特别是在中国北方地区,灌溉耕地的扩大促进了中国地下水位和河流的枯竭。缺水现象正在增加,并将对一些农民的减缓气候变化战略形成制约。主要政策和研究问题之一以及对农民家庭的挑战,将是确定如何提高水的利用效率。

尽管中国农业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和环境影响相当大,但它也提供了重要和有效的缓解机会。为了提高在中国的化肥低使用效率,近年来政府已经开始推广旨在根据土壤特点控制化肥用量的技术。此外,保护性耕作(CT)已被视作建立碳汇的潜在方法。过去十年以来,中国政府已经在十多个省份推广采用保护性耕作和建立示范试点项目。最后,为水稻田推广间歇灌溉方法和采取新种子品种也已为战略,并且作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努力的一部分获得支持和推广。

翻译:ICTSD中国项目部 管仅
ForewordWhen both \"climate change\" and \"China\" are topics in the same discussion, the focus is typically on energy and manufacturing. While it receives considerably less attention, the agriculture sector is not an insignificant source of emissions. Agriculture accounts for more than 15 percent of China’s total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nearly 90 percent of nitrous oxide emissions, and 60 percent of methane emissions. Excessive fertilizer use is not only fueling a major portion of the nitrous oxide emissions but also is raising alarm about water pollution from agriculture. At the same time, however, there is opportunity for China’s agriculture sector to play a role in mitigating against climate change through carbon sequestration and adopting production methods that reduce emissions. In addition,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prices in China could have tremendous implications for both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markets, due to the sheer size of China’s domestic demand for agricultural products.

This paper by Jinxia Wang, Jikun Huang and Scott Rozelle is the first Issue Brief produced by the IPC-ICTSD Platform on Climate Change, Agriculture and Trade to be entirely devoted to one particular country. Given the myriad challenges facing China—developing the economy, eliminating poverty, mitigating the emissions of greenhouse gases and adapting to climate change, and ensuring long-term food security—it is deserving of such specific consideration.

Ricardo Meléndez-Ortiz Charlotte Hebebrand Chief Executive, ICTSD President/CEO, I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