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每日快报 5 | 谈判临近尾声:分歧再次凸显

14 September 2003

谈判已临近尾声,部长们在做最后尝试来寻求足够共同点以 棉花:100%的美国版 规避全盘死结局面。然而,星期六午间发布的部长级会议纲要草 案召来各方意见不一,说明成员国实际上比几周来任何时候都更 把持己方立场,由是关于谈判重大差距能否弥补的各项猜测都已 终结。如果不是这样,最乐观的结果是拿出新的关键决议达成时 间表,并将所有存在实质争议的问题拿回到日内瓦继续磋商。

新版的部长文本中最重要也最具争议的变化是,“新加坡议 题”的三个领域特别是发起“投资”谈判被纳入其中。然而,农 业问题依旧是争议焦点,所有就协调立场而作的努力如此看来都 付之东流。事实上,新版草案与先前版本存在些微差异:它没有 保留任何具体的数字化目标或时间表,并继续掩盖出口补贴方面 的分歧。以下强调了新旧两个文本的主要不同。

农业

除了就三个支柱问题的部分关键细节外,农业纲要修订案与 原文并无重大出入,现摘要如下:

在国内支持方面,文本增补了部分条款,在一个尚无定论的 参考期内将覆盖专项产品总支持措施到其平均水平。这个专项于 产品的黄箱补贴减让是“21 国集团”的一项关键主张。在市场准 入方面的主要修改是,增加了横跨各农产品的最低总关税减让基 准(列入文本括号中)。这部分新增文本将给予发达国家在“非 贸易相关的基础上、非常有限且将被议定的产品类别”中获得额 外的灵活度。该文本也明确确定了对发展中国家的特殊与差别对 待(S&D)措施,并新增了关于特别产品的一些辞令。

虽然“21 国集团”提议的是一个只针对工业化国家的减让公 式,新文本却提议将该减让公式应用于一定比例(尚未确定)的 发展中国家。而对最不发达国家则有些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草案 修订版采取了更积极姿态,呼吁发达国家对原产于最不发达国家 的产品提供免关税和免配额待遇。

在出口竞争方面,新版文本只强调了一下有必要对出口补贴 和出口信贷计划进行分步骤改革外,其余与前版除无甚差别。最 后,反映了欧盟与“10 国集团”主要主张的文本变化是,新版提 议将 “和平条款”延长一定时期,但具体时限尚待磋商。

每个 WTO 成员都对农业文本的各个主要方面提出异议,而 最主要的集中在这些不满上:欧盟反对覆盖蓝箱补贴,并阐明除 了对发展中国家有特定出口利益的产品(待定)外,它不接受普 遍取消出口补贴。由日本、韩国、挪威和瑞士等组成的“10 国集 团”则认为该文本太好高鹜远。“21 国集团”则说这个文本根本 没什么大的进展,特别是它仍保留着蓝箱支持,也没有明确说明 出口补贴总削减额度,同时还延长了“和平条款”。

棉花:100%的美国版

四个西部和中部非洲国家及其同情者们对新的部长文本草案 中有关棉花动议的第 27 款表示强烈不满。在原动议中,这些国 家要求全面取消对棉花生产和出口的国内扶持措施和补贴,并对 最不发达国家在取消补贴过程中依然承受的经济损失提供补贴。 而这个基本反应美国立场的新的草案却要求 WTO 贸易谈判委员 会主席与农业及非农业市场准入主席以及规则谈判组主席磋商, 以解决棉花、人造纤维和服装贸易中的混乱局面所造成的影响, 从而确保对整个部门做通盘考虑。案文要求 WTO 总干事与相关 国际组织磋商以便有效地将“现有的”(而不是新的)资源用于 推动经济的多样化。为对棉花生产国略施小惠,该草案要求成员 国保证不使用有关国内补贴问题的农业草案赋予他们的避免减少 对国内棉花生产的扶持的权力。

非洲国家最初反应是,他们被该草案完全震惊了。一个棉花 行业的代表说:“我们已习惯于困苦、疾病和贫饥”。“现在 WTO 也开始跟我们对着干了。我相信这将被记载在历史当中— —山上不产老鼠,只产蚂蚁。”ACP 强调说,该动议已得到成员 国广泛的支持,并称该团体希望最终的草案将解决他们所关心的 问题。欧洲贸易专员 Pascal Lamy 称这个棉花文本“过于模棱两 可”,并呼吁将这一问题放在农业谈判的三大支柱项下解决(参 阅《桥梁(每日快讯)》第四期)。他未提及过渡性补偿机制。 在星期六的 HOD 会议上,一些国家谈到了棉花动议问题。马里 希望能够通过原始的提案,这一意见得到许多其它国家的支持。 一些发达国家也对新的案文表示了遗憾。

在晚间进行的磋商活动中,非加太(ACP)/最不发达国家 (LDC)/非洲联盟组成的同盟将提交一份针对第 27 款的替代性 方案。这个替代方案要求成员国在三个月内采取切实的措施,包 括从 2005 年起的三年内取消出口补贴,在四年内取消生产补 贴。另外,该方案还建议设立一个过渡性基金以便对从事棉花出 口和生产的最不发达国家的棉花部门提供支持,并在 WTO 总干事 项下设立一个工作组负责确定具体的融资方式。

新加坡议题

出乎众观察家意料,部长级文本草案修订版将就“政府采购 透明度”和“贸易便利化”于坎昆会议后即刻展开谈判,“投 资”问题亦然(以下详述)。但“反垄断”议题未包含在文本当 中。

在“投资”议题上,草案勾画了成员国“加速澄清化进 程”,并将在投资工作组特别会议上确定投资模式。总理事会然 后将采纳“适合多边投资框架的谈判”模式。该项议题时间表和 农业与“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模式谈判同日进行。就“反垄断”议题而言,澄清化过程将继续包含关于“谈判可能模式”的考 虑。

“政府采购透明度”谈判将重在确定哪些政府实体和产品 上,该谈判模式被纳入了部长级文本草案附录。与此前的文本草 案模式不同的是,在向 WTO 争端解决机制的求助问题上它没有 “未审先决”,其使用范围也是如此。“贸易便利化”谈判亦将 在《多哈宣言》第45-51段基础上立即展开。

作为此项议题的主要倡导者,欧盟对部长文本表示了不满, 呼吁对“投资”议题谈判应立即进行。许多民间团体称该文本为 “丑闻”,强调它忽略了发展中国家的意愿。印度继续强烈反对 发起谈判,提到未达到《多哈宣言》中就发起“投资”与“反垄 断”谈判所要求的“明确一致”。马来西亚称它无法支持任何意 味着发动谈判的文本,并补充道,不管其他领域是否有所发展, 该领域的立场毫无商量余地。在 9 月 12 日致“新加坡议题”谈 判协调人 Pierre Pettigrew 的信函当中,许多非加太(ACP)国 家、非洲和最不发达国家强调澄清化阶段应当继续应用于所有议 题。

发展

尽管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反复提到 WTO 各协定间存在系统 性失衡问题,然而该文本无疑显示对此呼声再次充耳不闻。在坎 昆会议上,由于被广阔的农业议题所笼罩,这组发展议题包括实 施问题和特殊与差别待遇很少赢得时间谈判。一位代表说这并不 奇怪,因为这些问题放到桌面上看没什么价值,特别是附录 C 中 的特殊与差别待遇(S&D)条款。

发展工作组主席、肯尼亚 Mukhisa Kituyi 对草案中缺乏对发 展的关注表示沮丧。一位亚洲官员说迄今为止坎昆给他的印象 是,多哈会议上发起的“发展”议程比一条“披着羊皮的狼”好 不了多少,而且很清楚如今把这层皮干脆也给扒了下来。一位非 洲官员评论说对“商品”整体不予考虑是草案的重要缺省。

虽然关于 S&D 的决议从 24 条增加到 27 条,由于对最初重 要提案的淡化使之很少存在经济价值。一些发展中国家只好建议 把诸多未竞事宜先行“冷藏”,并打包带回日内瓦继续谈判。一 位四国集团(指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译者注)官员希望 发展中国家终于该相信,目前先同意这 27 条提案而等回到日内 瓦再谈其它问题,其实该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关于实施问题的谈判进展迟缓,据悉,主要原因是地理标志 (GIs)延展问题谈判强占了大量议程。欧盟成功地在文本中保留了 关于地理标志的语言,因而得以使(GIs)与实施义务与期限紧密相 联。

农产品市场准入

较之以 8 月 24 日部长级纲要草案,新文本就建立对发展中 国家特别关注的非农产品自由化模式框架上并无重大调整。文本 确认成员国使用 8月 19日 WTO报告为将来非农产品市场准入谈 判工作组作参考,同时将量化的关税自由化目标留待晚些时候 D 的日内瓦谈判。它将谈判模式达成的日期空出,而在草案中随处 可见该日期与农业与投资模式紧密相联。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 印度作了大量努力,试图以非线性外推公式置换关税减让的线性 外推公式,然而努最终无果;更有甚者,公式上的差异在文本中 竟未以区区括号形式纳入。文本中也没有任何语言反映大多数发 展中国家所要求的对部门关税减让应基于自愿原则的观点。在星 期六晚间的代表团团长会议上,各国在所有这些领域上仍就分歧 严重,立场迥异,许多团长指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义 务失衡。

值得一提的是,成员国在新的文本草案附录中纳入了两段文 字,一是关于非互惠偏好和严重依赖关税收入;二是环境产品。 对于前者,草案仅指示非农产品市场准入(NAMA)谈判工作组 对成员国所关注的特殊需要应“加以考虑”。对于后者,草案鼓 励 NAMA 谈判组就《多哈宣言》第 31 段第三点所涵盖的非农业 环境产品问题与贸易与环境问题特别会议委员会(CTESS)紧密合 作。这种表达致使农业类环境产品是否包含在内有些模棱两可 (许多非洲国家表示其在该领域上有比较优势)。有消息称,这 可能对农业谈判就此议题留下了争议空间。

其他事宜

有关《多哈宣言》第 19 段(有关审议是否可对生命、生物 多样性和传统知识授予专利权的第 27.3(b)条的问题) 的文本只 要求 TRIPS 理事会继续其工作,并要求总理事会向下届部长级会 议报告。这就引发了质疑:第 19 段(该段包括与 TRIPS 和《生 物多样性公约》的关系以及保护传统知识等履约问题)是否与其 它有关履约问题以及坎昆部长文本第 13 段(该段要求要求总理 事会“回顾进展情况并采取适当措施”)规定的职权范围问题相 脱节?同样引发质疑的问题是坎昆部长文本第 22 段涉及的 TRIPS 的非违规条款的履行问题,该段指示 TRIPS 理事会向“2004 年 8 月 1 日后第一次部长级会议”提出建议(在此之前调节争议的工 作暂不进行)。

部长文本草案注意到 WTO 贸易与环境问题特别会议委员会 (CTESS)的进展情况,但并未象欧洲委员会那样呼吁加速该委员 会的工作。但是, 欧洲委员会对 CTESS 观察员资格的一个核心 要求被纳入了经修改的案文,其措辞要求成员国同意邀请多边环 境公约秘书处、联合国环境署和联合国贸发会议参加谈判会议。 此类邀请将“依据(CTE 的)现行规则”发出,依此规则观察员只 被允许回答成员国提出的问题,并且只能在讨论《多哈宣言》有 关 WTO 与多边环境公约的第 31(i)段时才能出席会期。而且,WTO 规则同与贸易相关的多边环境条约的关系问题也未被提及。

13 September 2003
经过了星期五广泛的双边和多边磋商,WT 棉花动议被淡化了么? O 官员说一份新 版的部长级会议纲要草案将于今天中午出台。农业,发展,新加 坡议题,非农市场准入和其他事项组等五个工作组协调人已向会 议主席 Luis Ernesto Derbez 提交了纲要草案。在 Derbez 主席和 WTO 总干事长素帕猜的带领下,谈判进程目前已就各项议题朝 单一车道进发。在星期五工作组讨论上,...
Share: 
15 September 2003
坎昆部长级会议突然以失败告终。星期日早间没有就议程任 何事项达成一致。是否就新加坡议题和农业议题发动谈判乃症结 所在。有成员国对主席决定在最后阶段将谈判只锁定在新加坡议 题上,而对草案的所有其它部分置之不议表示置疑。也有成员国 将本次坎昆会议失败归结于WTO低效的决策过程。 终局 磋商在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之后的凌晨 4 时才结束。部长们 对会议主席、墨西哥外长 Luis Ernest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