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每日快报 6 | 坎昆谈判破裂:没有意愿也就没有希望

15 September 2003

坎昆部长级会议突然以失败告终。星期日早间没有就议程任 何事项达成一致。是否就新加坡议题和农业议题发动谈判乃症结 所在。有成员国对主席决定在最后阶段将谈判只锁定在新加坡议 题上,而对草案的所有其它部分置之不议表示置疑。也有成员国 将本次坎昆会议失败归结于WTO低效的决策过程。

终局

磋商在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之后的凌晨 4 时才结束。部长们 对会议主席、墨西哥外长 Luis Ernesto Derbez 9月 13日提出的部 长宣言草案提出了各自的看法。虽然成员国们对草案中一系列问 题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启动新加坡议题谈判成为最终分歧的焦 点,而欧盟是这一议题的主要需求方。由于对新加坡议题的深刻 分歧,而且考虑到对各方对农业问题的立场有所靠近,Derbez 决 定在周日上午“绿色房间”内的非正式磋商中首先讨论新加坡议 题,然后再讨论农业和其他议题。代表不同集团国家和其他一些 国家参加了磋商。一些观察家对 Derbez决定在讨论农业议题之前 讨论新加坡议题感到困惑,因为许多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 在谈判的前期已经表明农业议题的进展是启动新加坡议题的前 提。一些非洲国家代表也表示不理解为什么这个欧盟主导的议题 应该成为会议成败的关键,而不是他们所关心的其他优先议题。

整个上午,部长们讨论了有关新加坡议题的各种方案,特别 是考虑是否可以把其中的一些可能相对成熟的子议题分离出来进 行谈判。经过讨论,欧盟看来准备同意将投资和竞争两个子议题 从多哈回合和世贸中剥离出来,在坎昆会议上只启动贸易便利和 政府透明化的谈判。

午后,Derbez 部长宣布休会一小时,以给参加“绿色房间” 讨论的国家们与他们所代表的集团进行磋商。消息人士透露休会 前会议的气氛“不错”。

当时,据报道欧盟已经与 133 委员会(欧盟有关贸易的理事 会)进行了协调,欧盟成员国同意将新加坡议题剥离的建议,但 是他们希望等待在其他议题上有了结果再说。同时,参加“绿色 房间”会议的非洲国家向 ACP/LDC/AU 发展中国家联盟进行了 汇报。到了会议复会的时候,参加会的代表很快意识到各方的立 场已经变得更强硬。代表非洲国家联盟的博茨瓦纳表示,他们无 法接受任何包含新加坡议题的妥协方案,哪怕是只包含贸易便利 也不可以。随后,韩国(在日本的支持下)也表示他们只能带着 一个包含所有 4 项新加坡子议题的妥协方案回国。消息来源透 露,尽管欧盟和中国认为还有讨论的空间,会议主席 Derbez决定 中止会议进程,因为他看不出各方对新加坡议题的僵硬立场有可 能得到调和。事后,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清楚地表达了 他们对这个决定的不满。英国贸易与工业大臣 Patricia Hewitt 在 会后立即表示 Derbez 的决定是“完全令人意外”而且是“过 早”,因为当时“仍有达成妥协的希望”。她还表示,欧盟当时 已经做好了继续谈判的准备。作为对自己决定的辩护,Derbez 表 示会议的失败部分缘于空洞的陈词滥调,因为“没有人可以忍受 这种陈词滥调”。

下午 4 时,Derbez 部长向各国代表团团长通报了情况。他并 且提出了一个包含 6 个段落的部长声明草稿。这份草稿在 6 时之 前的闭幕会上得到了通过。

长宣言

坎昆会议发 布的部长声 明仅包含 6 个段落(参见 http://www.ictsd.org)。在声明中,成员国提到在坎昆会议上,各 方辛勤工作,积极努力,谈判取得了“可观进展”。然而,更多 就关键问题的努力是不可或缺的。声明指定这些工作将在日内瓦 进行,并认真、完全考虑坎昆会议上陈述的各方观点。声明表 示,总理事会主席和 WTO总干事长应于 2003年 12月 15日前在 高官级会议上召开总理事会会议,以采取必要行动。成员国将把 坎昆会议上所完成的工作带入新的阶段。

各方反

“22 国集团”:代表“22 国集团”的巴西、阿根廷、南 非、厄瓜多尔和埃及等国称,虽在坎昆会议上未达成协议是为挫 折,但是本集团得以巩固,并在农业谈判中将重点集中在与发展 中国家大多数人民利益攸关的议题上,显示出是一支严肃认真且 具有职业水准的力量。

然而一些观察家认为,他们说自己的团体如何如何好并不 难,因为在实战当中,联合体都还停留在谈判的最初阶段,没有 机会检验合纵连横效果。有贸易官员补充道,印度与巴西在 WTO 上联手并不新鲜,真正新鲜的是,中国也加入到这支队伍 行列,而且把重心只放在农业问题上。

“22 国集团”强调,问题还会拣起来再谈,谈判从哪里破 裂,就将会在哪里继续。任何如农业谈判般复杂的过程不可避免 地要来来回回多次交锋。事实上,当前状态并非意味着结束,而 是一个新的开始。

“22 国集团”驳斥了由于集团在农业问题上的强硬态度导致 了谈判破裂的说法。用巴西贸易部长 Celso Amorim 的话说,除 非你就所议之题团结一致,你将一事无成。---我估计在新加破议 题上就没有类似的一致性。”

ACP/LDC/AU:此为最不发达国家联盟。该联盟对在谈判最 后阶段从对其成员立场“最最强硬的”议题开始表示遗憾。这三 个联盟组成了联合阵营,宣称他们反对就最近部长宣言中任何有关新加坡议题发动谈判,并认为他们除了拒绝欧盟只放弃其中两 项子议题的出价外别无选择。该联盟也对谈判最终也未谈到农 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特殊与差别待遇,当然还有棉花这些该 联盟的优先议题表示遗憾。最不发达国家发言人、孟加拉国贸易 部长 Amir Chowdhury 在只是用自己的永久发言资格时说,他认 为如果能就棉花有更多的进展的话,本联盟可以在新加坡议题上 有更大灵活度。在他看来,部长宣言第二版中关于棉花的段落表 述无疑是对许多非洲和其他贫穷棉花生产国的迎面一击,他们由 于外界的广泛同情而燃起希望,而正是基于这种同情关于棉花的 动议在部长全会的前几天才得已提交。

“凯恩斯集团”:凯恩斯集团看起来有很多成员,可在坎昆 会议上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许多重要的发展中国家似乎更愿意 将其努力放在其同样隶属于的“22国集团”阵营中。

欧洲委员会(EC): 欧洲贸易专员 Pascal Lamy 显然在试图抑 制自己的失望和沮丧情绪,但他 对自己抛出的“坎昆会议失败 了”的观点却确信无疑。他补充说,虽然此次谈判并未寿终正寝, 但多哈回合绝对是“命运堪危”。他还强调说,这样的结局“不 仅是对 WTO 的一个沉重打击,而且无论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 家来说都是错失一次良机”。Lamy 和农业专员 Commissioner Franz Fischler 都强调说,坎昆会上所提交的提案,包括农业问 题和新加坡议题,仍然会摆在今后会议的谈判桌上。

Lamy 没有单独批评任何国家,他把责任推给了 WTO 的议事规 则。他指责这些规则无法承受该组织繁重的工作日程,并以一种 有助于达成共识的方式指导 146 个成员国间的谈判。他重申了自 己在 1999 年西雅图会议上表达的观点:“WTO 依然是一个旧式的 组织机构”。Lamy 指出,今后的改革方案需要同欧盟成员认真反 思和磋商,这就预示着欧盟有可能采取更积极的姿态并将出台一 些提案。

问及他是否仍相信能赶得上 2004 年底谈判结束这一期限, Lamy 提到,若要赶上这一期限,50%的多哈议程需在坎昆会上 完成,但现在取得的成果加起来不过30%左右。

美国:美国对谈判破裂结果回应貌似沮丧。美国贸易代表 Robert Zoellick 抱怨称,美国到坎昆来是做好了对包括农业在内 的各项广泛议题的谈判准备。只是由于有些发展中国家在会议上 流于“口舌之争”而非实质谈判而导致会议失败。Zoellick 谴责 一些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的僵硬态度,指出“搞成僵局并非什么 有用之策”。

他这番主要针对“22国集团”特别是巴西的遑论折射出美国 未来农业贸易政策的讯息。一方面,Zoellick强调一旦全球贸易 协议困顿难行,美国将加大力度寻求签署双边和地区贸易协定。 另一方面,Zoellick对拉丁美洲表示沮丧,称他们因立场过于僵 化而在削减补贴和扩大市场准入方面“失去时机”。坎昆谈判的 失败可能严重影响将于11月举行的美洲自由贸易协定部长谈判, 因为农业将成为中心议题。

日本:日本试图对新加坡议题上的死结局面涂脂抹粉,坚称 各方已显示足够灵活度将谈判进行下去。然而,它没有放弃谈判 新加坡议题的决心,并称议题“是关于制定规则,而我们都需要 规则”。在农业这个同样充满争议的问题上,日本将继续与“10 国集团”协商来防止关税配额扩大和关税限额,提到它们目前不 可能、将来也不会同意这些相反主张。

CARICOM:加勒比海社团协调人 Billie Milla 对一些主要成 员所评述说农业谈判取得进展持有异议,恰恰相反,农业谈判几 乎没有任何推进,不会带给加勒比海社团任何不同。她强调说所 有人都是两手空空地回去,没有谁从中获得了什么东西。

WTO 总干事素帕猜:WTO 总干事长素帕猜对此表示“失望 但未气馁”。他补充道,成员国在包括非农产品市场准入、发展 “甚至新加坡议题“等各个领域都取得了许多进展,其实已经 “非常非常接近达成最后协定”。他呼吁成员国“跳出本国利益 “来看看多边总体收获。”他进而道,“我们不能让贸易自由化 进程出轨,而需要扶上一程。”

民间团体反应:ActionAid, Oxfam and 绿色和平组织等团体 的即时反映是,欧盟和美国是致使谈判无疾而终的罪魁祸首。国 际性别与贸易网络和非洲贸易网络认为谈判破裂代表着“WTO 几大政治体权力的动态转变”,“因为发展中国家成功阻击了恃 强凌弱和极端压力”。WWF 说失败代表着可持续的机会,而且 政府现在应当致力于压缩 WTO 议程并在 WTO 外围的论坛上关 注可持续发展议题。然而,欧洲商业团体 UNICE 和欧洲服务论 坛则对坎昆上失去的良机表示失望。

前方之路

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日内瓦的谈判将会在什么基础继续进行, 因为事先并没有为坎昆会议失败准备预案。无论是第一个部长级 宣言还是第二个草案都没有为成员国所通过。简短的部长宣言只 是宣布成员国们将把“本次会议的所有重要工作引入新的阶段。 在那些宣言草案中已经达成高度共识的议题上,我们将在继续努 力以期达成各方可以接受的总体成果的同时,维持这些共识。” 但是,对于那些还未达成“高度共识”的议题将怎么办呢?

除了回答上述问题之外,还要考虑背景情况的变化。一些观 察家注意到,坎昆会议之后,不管是否有道理,发展中国家将不 像在多哈回合之初西雅图会议失败时那样会赢得广泛同情。另外 一些人则认为发展中国家广泛的团结,将使世贸组织中的力量对 比向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倾斜。

再者,实际上没有任何人真的相信多哈回合的谈判会按预定 计划于 2005 年完成,也没有人敢赌会有什么结果发生。这将改 变许多地区协定谈判进程,如 FTAA 和正在欧盟与非加太 (ACP)间谈判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加勒比地区目前面临 三个论坛谈判同时进行局面:欧盟,FTAA和 WTO –而且这三个 主要论坛会议均定于未来三个月内进行。一位 CARICOM 代表提 到成员国将倾向于先结束 WTO 谈判,然后在建立地区谈判框 架。

最后,美国和欧盟对WTO决策结构发表强硬声明,指出 WTO机制已变得过于笨拙而无法有效达成结果。这可能导致两个 局面,或者尝试改变WTO体系,或者从多边转而寻求双边与地区 协定。

14 September 2003
谈判已临近尾声,部长们在做最后尝试来寻求足够共同点以 棉花:100%的美国版 规避全盘死结局面。然而,星期六午间发布的部长级会议纲要草 案召来各方意见不一,说明成员国实际上比几周来任何时候都更 把持己方立场,由是关于谈判重大差距能否弥补的各项猜测都已 终结。如果不是这样,最乐观的结果是拿出新的关键决议达成时 间表,并将所有存在实质争议的问题拿回到日内瓦继续磋商。...
Share: 
13 December 2005
12月13 日在香港开幕的WTO第六次部长会议,对于多哈回合谈判 的三个核心市场准入的领域:农业、工业产品和服务业的期望值趋 低。该组织的149 个成员国在 11月间承认,它们的谈判立场距离在 香港会议上就农业和非农业市场准入(NAMA)达成一个详细的补 贴和关税减让的框架相去甚远。此外,在服务业谈判中就所采用的 方法也产生鸿沟。 随着达成一项综合性协定的希望的降低,几个政府已将它们的视线...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