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WTO的一员:对中国和全球贸易的影响

15 January 2012

作者:Harsha V. Singh

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

最近,我想到孔夫子在《中庸》中的一句话,觉得十分有趣,他说:“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对我来说,这句至理名言的意思是,对于一个事件的认识,当我们身处其中时往往不能完全品味得到,或许只有未来的史学家才能透彻的欣赏到那些划时代事件的重要意义。

纵观全球过去30年的历史,我认为有三个与中国有关的重要历史性拐点。一是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和推行市场经济体制;二是2001年12月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三是2009年金融和经济危机之后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显示出的全新影响力。所以,今天我们谈论中国入世,事实上这便是一个开启新纪元的事件。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WTO第143位成员。中国曾是1947年关贸总协定(GATT)订立时的23个创始缔约国之一,但之后不久便退出了该体系。2001年,经过长达15年艰苦卓绝的谈判,中国在时隔50年后重新回到了多边贸易体制。中国入世接受了苛刻的谈判条件,因为中国认识到了入世对其国内经济增长和改革的益处。正如近期陈群群(音译)等人在《亚洲发展评论》上发表的文章中所提到的,“这一定程度上归因于中国领导人的信念——朱镕基总理认为入世是国家改革的动力,因为入世能将国内产业部门暴露在一个激烈的国际竞争和国外投资的大环境中,从而带来政府行政和治理的变革,而这些变革又将为国内外投资者注入信心、鼓励创新型中小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并为充满竞争力和活力的国际企业提供便利”。

入世加速了中国经济发展,改变了中国的经济体制,也使得中国在减少贫困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成就。开放的市场和国际贸易在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发展中的中国,若要想完成巨大的变革,拥有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非常重要,而这个国际环境必须具备开放的、可预见的国际市场,并且拥有可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的体系,即世界贸易组织。

截止2010年,中国货物进出口量增长分别为2001年的近6倍。2001年中国是世界排名第六的出口国和进口国,而到了2010年,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这种巨大变化也体现在了商业服务领域。

这些成就伴随着中国贸易关系的多样化。与2001年相比,2010年中国与美国、欧盟(27国)以及日本的货物进出口贸易下降了10个百分点。这体现出中国在经济更加稳定的基础上广泛拓宽了贸易关系。中国经济的巨大容量和快速增长势头改变了经济对话的实质和内容,其影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 使得世界上出现了一股新的经济增长力量;

• 成为激励其他国家的典范;

• 在与发展中国家相关的传统国际问题的讨论和谈判中,提高了其话语权,并因而

• 开始对以往国际格局中的先占大国地位提出质疑

对中国来说,履行入世承诺和义务意味着大幅度开放市场、通过WTO通报及WTO各委员会规定程序增加政策透明性,并且更多地参与国际社会的各类事务。

直到2001年中国结束入世谈判,其平均关税已经由43%下降至15%左右。2001年,中国已将关税下降到了WTO约束水平,使其最终简单平均约束关税税率降为10%。中国还做出了大量的非关税承诺,其服务贸易承诺比大多数乌拉圭回合谈判成员更为宽泛,在增加政策透明度方面也做了大量通报工作。

中国参与WTO事务的过程经历了不断的演变,由原来只注重学习程序的保守性参与,演变为更加积极的参与。中国曾先后79次作为第三方参与到WTO争端解决机制中,成为以第三方身份参与该机制最频繁的WTO成员,这一点体现了中国对程序性学习和全面整体利益的关注。

正如经济危机后世界对中国经济刮目相看一样,我们看到一个更加活跃的中国出现在多边贸易体制中。这意味着中国将更集中地参与解决WTO各成员关注的问题以及新出现的重大争端。

那么这些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和国际贸易意味着什么呢?中国是将经贸活动中心引力转向亚洲的关键因素,也是导致世界格局发生改变的关键因素。中国的发展过程贯穿着科学技术基础的发展,中国向世界展现了产品和技术的新水平,比如在电信和太阳能科技方面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一些企业不仅在中国设立,而且开发出了能够更好适应中国市场的产品和技术。生产流程在适应和充分利用供应链机遇的同时,也促进了许多新价值链的诞生。

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力直接或间接地刺激着其他发展中国家致力于从国际贸易中寻求发展机遇。这使南南贸易得以更快增长。对自然资源的强烈需求改变了国际贸易的潜在模式,并且增强了自然资源供给国在国际经济关系中的重要性。许多供给国也在多边贸易体制中寻求更公平的规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关注会变得越来越强烈。欠发达国家对技术和贸易援助的需求日益增大,这些援助可以使其从国际贸易体制中获利。多边机制下的技术援助体制有利于促进全面合作,包

括中国在内的经济强国应对此予以高度重视。

伴随着以上所提到的发展,涉及众多国家、利益集团、多项货物和服务等的、更为复杂的贸易关系出现了。这些进步也使得我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体现出良好的国际治理在应对共同关切时的重要性,因为:

1、 许多国家认识到国际贸易中蕴藏着更多机遇,因而更加密切地关注其他国家影响国际贸易的政策。这些国家还期待其他国家在推动增加贸易机会的进程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2、 我们有必要解决由于大国格局转变和拒绝进行产品生命周期动态调整而引发的难题,而产品生命周期往往是贸易模式的决定因素;

3、 各国已经开始关注贸易政策中传统政策措施体系之外的因素;

4、 国际贸易体制中就业、环境、食物价格以及公正性等因素在国际贸易全球治理进程中的地位逐渐显现;并且

5、 尽管贸易谈判往往更基于对本土有限生产能力的考虑,贸易却越来越频繁地通过跨国投资关系、技术革新和价值链交互而实现。

多哈回合谈判已经取得了较大程度的进展,也将很多议题摆上了日程,但以上提到的这些因素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谈判僵局。目前各国的国际贸易更多依赖于自由贸易区,但很多问题是自由贸易区无法解决的,而只有多哈回合谈判才能做到。此外,在这个供应链的时代,自由贸易区只占有部分供应链,因此只会使得情况更复杂。各类不同的原产地规则带来了种种困难,对中小型企业尤为不利。最终,我们仍须努力实现自由贸易区主要原则的多边化。为此我们有必要确保一个强有力的多边贸易流程。多哈回合谈判的成功是实现多边化努力的一部分。

现存谈判中表现出的差距和压力对全球贸易体制的主要参与者具备不同含义。谈判参与者需要找到一条途径来更有效地促成各方参与,并加强决策流程从而达成更明确的结果,这样的话,多边贸易体制这一重要的公共产品才能得以改进并历久弥新。因此,我们需要尽快行动,世界贸易和投资在现行的机制中仍会继续增长,但该机制中存在的不公需要通过像多哈回合这样的多边谈判来解决。如果现在各国不关注考虑这些问题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发展将有可能产生更多的问题和矛盾,并侵蚀该机制的价值,我们已经看到,多边贸易体制使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样地,21世纪将见证更多其他国家可能发生的巨大变化。

中国有句名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长达15年的入世谈判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中国很出色地走完了这个道路。如今中国人民再次踏上一个更长的征程,就是建设现代化的中国,在巩固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也将有助于世界和平与共同繁荣。我祝愿中国以及其他所有国家能够圆满实现重大目标。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15 January 2012
作者: Paul Blustein 布鲁金斯研究所国际治理创新中心研究员 在评价中国对多哈回合谈判所产生的影响时,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得出看似相互矛盾的两种结论。一方面,我们可以假设,谈判陷入僵局,是不是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中国在一系列重要部长级贸易会议上的举动。据我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一假设显然是不成立的。然而,从另外一种角度看,我们也可以从一个更为主观的角度设问:...
Share: 
15 January 2012
作者:易小准 中国常驻WTO代表团大使 在多边贸易体制的历史中,十年是相对较短的时期。然而,它对中国却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已经从一个局外旁观者转变为了一个体制内参与者。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时期也见证了中国不断深化和加强改革开放的历程。 在这十年里,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切实的利益。同时,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强有力地推动了全球经济的增长,并为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提供了机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