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保障机制会谈未有定论,各方推诿责任升温

29 July 2008

WTO谈判第八天,各贸易部长同意在周一晚上继续讨论一直阻挠农业和工业产品贸易自由化无法达成无法达成协议的棘手议题。

WTO首席发言人罗克维尔(Keith Rockwell)说:“情势非常紧张。”虽然七国集团(G7,由各主要贸易大国组成)贸易部长集中讨论了保护发展中国家农民的机制,但是“并未达成确切成果”。

印度商务部长纳斯(Kamal Nath)在会后对记者们说:“好消息是我们的会谈仍在继续。如果会谈陷入僵局,那我只能回宾馆了。”G7包括澳大利亚、巴西、中国、欧盟、印度、日本和美国。

自7月21日以来,各位贸易部长一直在日内瓦进行会谈,旨在确定多哈回合贸易谈判的协议框架。有消息称,高层次会谈日趋紧张。周一早上,WTO内部传言会谈将再一次破裂。但是,长期进行贸易观察的专家指出,在取得谈判突破前,各种政治言论往往异常高涨。

路透社消息,周一,由法国和意大利领导的9个欧盟国家组成结盟,旨在推动在多哈回合协议达成对欧盟更有利的条款,这给潜在的协议增加了格外的复杂性。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坚持认为,谈判中他受到欧盟各成员国的支持,但是这个新的结盟无疑破坏了他在会谈中的公信力。

关于特殊保障机制(SSM)的争论依旧

这项听起来神秘的机制旨在允许发展中国家在进口激增和价格骤降时保护他们的农民,这已经成为正在进行的小型部长会议中最具争议的议题之一。理论上,为防止便宜的进口品流入伤害农民,“特殊保障机制”允许发展中国家提高关税甚至超出约束税率水平。

在这个议题上,进口敏感的发展中国家和具竞争力的农产品出口国(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出口国)的利益冲突:前者希望有保护其农民的手段,后者希望可预见地进入海外市场。

主要症结点之一在于,各国是否并且何种程度允许保护性关税在SSM下超出目前的(即,后多哈的)关税上限。发展中国家组成的33国集团(G33,包括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坚持认为保护性关税被用来保护农民。

持另一种观点的某些进口国(例如,乌拉圭和巴拉圭)坚持认为,允许保护性关税超出现行关税约束会动摇各国在先前乌拉圭回合谈判中认定的“权益和义务的平衡”。他们警告说,现在农业草案文本中,即使是正常的贸易增长也可以触发特殊保障机制,引入可能的保护性条款会减少他们的农业出口,这会导致他们的经济增长和发展的重大损失。

G33认为拉米的议案远远不够(拉米提议,允许特殊保障机制补救措施超过约束关税的15%,但只有在进口量激增超过40%或更多的情况下才能够使用。被允许达到约束关税上限的保障关税在给定的一年中不得超过该国税目总数的2.5%。)G33联合非洲国家集团、非加太(ACP)国家集团以及小型脆弱经济体集团,在谈判中提交另一份提案,要求允许特殊保障机制救助措施上限高于约束关税的30%,在进口量激增超过10%的情况下就能够使用,并且有7%的关税税目可享受此措施。

在昨天午夜的会谈中,G7的各位部长(特别是美国和印度的部长)考虑了可作为折中方案基础的各种可能性。一种选择是,把进口激增30%作为触发SSM关税超过约束税率的门槛,但是补救关税不得超过约束水平的10%。

据报道,拉米还要求G7的各位部长考虑到可能由误用条款限制使用SSM救助措施的各种机制。在现行的WTO规则中有类似条款的先例:《保障措施协议》允许各国为保护国内行业受损害,暂时限制进口。为避免该规则被滥用,必须明确各种可能损害。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Susan Schwab)继续倡议维护拉米的一揽子折中方案。她把拉米方案称为“微妙的平衡”。

印度商务部长纳斯多次表示,生存和生计问题不能拿来谈判。周一,纳斯说:“发展中国家为保护自己必须抵制[从发达国家而来的]享有补贴的进口品进入本国。”在回答这会如何影响发展中国家农业出口商时,纳斯指出,支持加强SSM的国家很多,约有100个。

印度具有高约束关税,但是其某些产品的执行税率却相对较低。同为G33成员的中国,其约束税率低,且与执行关税接近。中国似乎比印度更需要SSM。中方表示,他们不可能在SSM问题上做出更多让步。

菲律宾自由农民合作联合会主席蒙特梅厄(Raul Montemayor)对本刊表示,用SSM完全阻碍进口可能言过其实。据他的数学分析,用SSM关税将进口价格和国内价格拉平的有效性是有限的,不论如何进口农产品往往更便宜。他还表示,就效果而言,SSM的门槛高低比救助措施更为重要,这一点适用于不同的产品和不同的国家。但是,如果SSM门槛设立过高可能意味着“贸易救助措施不足以帮助农民”。

中国驳回美国的挑衅

美国在星期一升级了其在语言上对中国和印度的挑衅动作,指责他们把整个的多哈回合谈判“置于近七年谈判过程中最危险的境地”

美国贸易官员沙克(David Shark)用在WTO会议上极少用到的严厉语气指责印度拒绝了拉米周五给成员方提出的一揽子折中方案(该方案旨在解决未解决的关键议题),以及中国的“回避态度”。

在其对贸易谈判委员会的陈述中,沙克把火力集中到这两个发展中国家身上,批评他们“坚持提高农产品关税的能力,违反他们目前在WTO中的承诺”,并且“完全拒绝”参与在制造装备业、电子信息业和化工行业等特定部门贸易自由化的倡议。

沙克说:“对本回合谈判危害更为巨大的是,这两个国家还积极地呼召更穷的发展中国家支持他们的立场。” 沙克强调这些国家所支持的政策实际上将对它们造成的危害最大。

沙克还特别批评了中国,指责该国保护棉花、糖类、大米及其他商品免于关税削减,并指出“美国始终如一的立场是,我们对农业补贴和保护的削减必须换得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国开放这些商品的国内市场”。

中国驻WTO大使孙振宇立刻进行了反击,强调中国对多哈回合谈判已经做出了高于充分的贡献。他指出,中国为了在2001年加入WTO而接受了非常严峻的贸易自由化承诺,目前中国的农产品平均关税要比欧盟和加拿大更低,而其工业品平均关税只有9%。

孙振宇也指出美国的政策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美国“敏感”农产品的低关税进口关税配额的扩张程度与比中国关税配额相比相形见拙。“那么发达国家的市场准入在哪里呢?”他问到。

孙振宇指出,美国以缓解贸易优惠待遇的侵蚀之名义提出用十年时间而不是五年去削减其在纺织品和服装上的高关税,并由此保护自己的敏感性商品;而另一方面,美国却要求中国在化工、电子产品上削减关税到接近零的水平,而在这些领域它或许希望保持较高关税水平。

中国高级官员张向晨告诉本刊,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基于本国生存和生计安全的考虑,“完全有权利”保护本国的棉花、大米及糖类免于标准关税削减。至于非农领域的部门贸易自由化谈判,他指出其谈判方式是非常明确的,即参加方须遵循自愿原则。而发达国家却将发展中国家参与这些谈判与在其他部门更大程度关税削减联系起来,试图使其成为“强制性的或准强制性的”。此外,张向晨指出,发达国家似乎只关注在那些他们具有“显著出口的优势”的行业推行部门自由化。

张向晨指责道,美国最近提出其削减棉花补贴的程度依赖于中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削减棉花关税,这种言论是“荒谬的”。美国在棉花上数十亿美元的补贴已经对非洲的棉花生产者构成了严重的损害,更不用说给中国1.5亿农民带来的损失。更何况,美国所抱怨的中国对棉花的保护税率问题,中国的棉花进口配额内税率只有1%,而配额外关税为40%。张向晨说:“我们相信,除非美国能如非洲棉花四国所要求的那样削减棉花补贴,否则美国没有资格与发展中成员讨论棉花关税问题。”

张向晨还浏览了一下美国花生、糖类和烟草的关税水平,他说分别相当于131%、185%和350%。与此相对,中国分别是15%、15%和25%。“此外,我们在这些产品上没有一分钱的补贴”。张向晨说,“我们能够要求美国在这些产品上把关税降为零吗?”

在贸易谈判委员会会议上,印度尼西亚贸易部长冯慧兰(Mari Pangestu)称自己“对听到某个国家的推卸责任的发言感到失望”,其明显是指美国。“这不是建设性的,却会起到负面效果”,她说道。冯慧兰质疑了美国认为拉米的一揽子折中方案已经被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说法,她指出:“绝大多数的国家(包括33国集团、非洲集团、弱势经济体国家和非加太国家)依然对该一揽子方案的部分内容存有疑问,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所关注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

ACP国家的香蕉协议仍未达成

来自ACP国家集团的部长们对昨天欧盟、美国和11个拉丁美洲香蕉出口国协商的一份协议表示强烈不满。经过十多年WTO对欧盟香蕉进口制度的讨论,该提案要求在未来的8年内降低欧盟对水果的最惠国进口关税至114欧元/吨。这可能导致进行中的谈判破裂。

作为欧洲前殖民地的ACP国家长期享受零关税出口至欧洲香蕉市场,他们担心这份协议签署后,他们的香蕉生产商无法和更有效率的拉丁美洲生产商竞争,因为欧盟降低62欧元/吨关税会给他们带来优惠贸易待遇的侵蚀。

据报道,ACP国家把欧盟和拉丁美洲向贸易谈判委员会(TNC)提交的协议称为“一支冷箭”。盖亚那部长也对这份协议提出猛烈批评。

虽然,从技术上说,欧盟和拉丁美洲的协议是双边问题,但是ACP国家威胁,如果他们对香蕉问题协议无法满意则不会签署多哈回合协议。昨天,ACP国家的部长们暗示,如果欧盟可以保证给予援助,则有益于他们的香蕉贸易协议。但是有消息称,周一,高级官员在此议题上的协商进展甚微。

最后的努力

周二的议程安排仍未决定。预计,早上应该召开非正式TNC会议。G7的高级官员也应就SSM的僵局与部长们进行会谈,继续讨论可能的出路,会谈可能持续到中午。其后,下午进行少数小组关键会谈,讨论协商棉花和其它议题。理论上,接着会进行30几个国家参与的“绿屋”会议,讨论折中方案。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草案文本也有望在当日更新。


ICTSD报道。

(ICTSD访问学者张磊、中国项目助理黄震乾翻译)

28 July 2008
7月27日,贸易谈判官员们讨论了一系列多哈回合的谈判议题,从香蕉、棉花到热带作物的自由化、以及贸易优惠待遇的侵蚀问题。这些议题需要通过本周各国政府协商农业和制造品贸易框架协议、弥合关税和补贴削减的巨大分歧才能得到解决。 周日晚上的“绿屋”会议上,来自30几个国家的部长参与了这些议题的讨论。7月25日WTO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提出的一揽子折中参数并没有将这些议题纳入在内。...
Share: 
30 July 2008
周二,各国政府为挽救多哈回合贸易会谈破裂,继续尝试达成协议。部长们表示,在经过9天的WTO高级别峰会后,他们无法达成一项折中方案。虽然达成共识取得进展仍有很大希望,但多边谈判现在面临着更为不确定的未来。 各位官员感到惊讶和难以置信的是,谈判最终关注的一项议题是:在特殊保障机制(SSM)下,发展中国家可以多大程度提升关税,以此保护受进口激增影响的农民,这是本周之前从未料想到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