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高级别会晤展望全球经济,聚焦风险

29 January 2016

上周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结束,会上,全球经济的现状成为主导大会四天日程的主要议题之一。

 

会议召开的时间恰逢全球增长预测,已经再次预计了萧条的前景,1月20-23日的会议召集了来自国际组织、国际政府、民间组织、学术机构、私人部门和媒体的数千名代表参加。

 

为期四天的大会官方主题为“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研究讨论的问题有,技术革命如何能够提振效率和生产力,以及可能增加的不平等现象和失业会带来什么风险。

 

但是,全球经济的现状——尤其是如何应对新的和正在经历的风险,贯穿了大会的讨论,包括“英国退出欧盟”的潜在影响,也就是说,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全球经济的其他潜在风险也有提及,包括低油价和大宗产品价格,欧洲持续面临的难民危机,以及跨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各种货币政策的影响。

 

就在达沃斯年会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有关最新经济预测的发人深省的新闻。该组织调低了2016年和2017年的全球增长预测,分别降至3.4%和3.6%,提及的原因有中国经济的放缓等因素。(《桥》周报,2016年1月21日)

 

关于中国的经济前景,中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对参加达沃斯年会的代表们表示,中国现在正进入增长的“新常态”,指出,去年中国仍然实现了GDP增长超过5000亿美元。此外,他还说,中国作为亚洲的经济强国准备继续经济改革和促进创新。

 

李源潮说,即将举行的G20峰会(今年中国是G20的主席国)将强调“创新增长模式,提高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提振国际贸易和投资,以及促进包容性和相互联通的发展。”

 

贸易部长们思考WTO的下一步工作

 

除了各种高级别会议议程中议题繁多的场次之外,达沃斯年会的另一大特色是各种重要官员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双边和小集团会议,与达沃斯会议场次同时举行,包括贸易主题边会。

 

达沃斯的贸易主题边会之一,就是每年由瑞士政府主办的贸易部长年会,今年召集了20多位贸易部长或副部长参加。在今年的年会之前不久,2015年12月,刚刚在肯尼亚内罗毕召开了WTO第10届部长大会。

 

在内罗毕,部长们达成了一项取消农业出口补贴的WTO协定,签署了一整套其他以农业贸易和发展为重点的成果。但是,他们也明确表示,成员们在是否重新确认多哈回合授权和相关部长宣言和决议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结论是,同意对此问题有不同意见。

 

在内罗毕,部长们一方面指导成员们“找到推进谈判的方法”,表明大家一致同意“把尚未达成成果的工作作为优先议题”,另一方面也确定,他们在是否“确定和讨论其他谈判议题”的问题上有不同意见。此外,他们表示,关于启动此类议题的多边谈判的决议将需要得到所有WTO成员的同意。(《桥》周报每日快讯第5期,2015年12月19日)

 

在实际操作中这将意味着什么,成为了自内罗毕大会以来数周贸易和学术圈子讨论的重要话题,许多人期待着达沃斯的年度微型部长会议能够初步明确下一步的工作,尤其是在2月24-25日将要举行的本年度第一次WTO总理事会之前。

 

上周六瑞士主办的达沃斯贸易部长边会汇集了来自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中国、哥斯达黎加、欧盟、香港、印尼、日本、肯尼亚、韩国、莱索托(代表非洲集团)、墨西哥、挪威、巴基斯坦、俄罗斯、南非、瑞士、泰国、土耳其和美国的贸易部长或副部长。

 

据报道,上周六的讨论强调了一系列的观点,包括在WTO上两次部长大会(分别在印尼巴厘岛和肯尼亚内罗毕举行)上达成的决议的重要性。

 

根据会议主席、瑞士国务卿Marie-Gabrielle Ineichen-Fleisch的个人总结性讲话,部长们还讨论了“维持WTO谈判功能运作、以及在未来达成进一步谈判成果的重要性,重点是未谈成的议题,但也允许讨论成员们想要讨论的其他议题。”

 

在这个背景下,她指出,部长们讨论了“开放心态和务实方法、以及未来工作中的灵活性”的必要性,还提出了包容性、强有力的政策参与、以及以发展为中心的必要性。

 

参加周六会议的还有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和墨西哥大使、现任WTO总理事会主席的Fernando De Mateo。

 

阿泽维多在会议结束时说,“很欢迎成员们已经开始谈论我们如何能够在未来出成果,我认为在今天的对话中涌现了一些重要的共识。”

 

WTO总干事注意到成员们之间对多哈未决议题以及“成员们想要讨论的其他议题”做进一步讨论的开放心态。指出这种开放心态并不排斥未来的成果,“我们要想实现更大的进展,就必须在实质内容和程序上具备开放性和灵活性。”

 

熟悉达沃斯讨论的消息称,美国和欧盟等成员推动对新议题的讨论,而中国则建议采取一个可能的、有时间约束的、双轨道“工作计划”——一个轨道是谈判多哈议程的剩余议题,另一个轨道是谈判一些新议题,比如投资和电子商务。

 

但是,一些消息称,尽管达沃斯的讨论是有成效的,部长们也肯定了对老议题采用新方法、以及如何看待新议题等进行“反思”的必要,但是,这个建设性的基调是否将转化为近期和中期的行动,很可能依赖于接下来在日内瓦的谈判,以及印度会怎么回应,因为印度没有参加达沃斯的小型部长会议。

 

上周六的会议之前,欧盟的贸易委员Cecilia Malmström呼吁各国贸易部长们利用达沃斯会议“思考如何重新复兴WTO的谈判。”

 

她在Politico刊发的一篇时评中说,“当然,这需要时间。”她警告给予过多的注意力在“那些向后看的问题上,它们对现实的世界没有什么实际的重要性——这就是过去14年我们称为多哈发展议程谈判程序的现状。”

 

相反,这位欧盟贸易主管呼吁继续致力于“未决的多哈议题”以及开始讨论和随后谈判那些“对于当今世界经济至关重要的”非多哈议题。

 

服务贸易协定》(TISA成员国部长们着眼2016年的协定

 

在达沃斯,来自《服务贸易协定》谈判国家的部长们也会面审议了该协定讨论的状况。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后来发布的一份声明(同时被熟悉会议的消息人士进行了确认),参会部长们重新确认了在今年达成协定的目标。

 

美国贸易代表Michael Froman表示,“在过去几个月中,结束《服务贸易协定》的谈判已经加速,我很高兴我们今天有机会支持取得更大的进展。所有参会者都很积极,因为他们认识到高质量的服务协定对支撑就业的潜能。”

 

贸易消息人士确认,会谈确实很有成效,很有建设性,很可能预示了2016年谈判目标的达成。

 

《服务贸易协定》谈判包含了23名参与者: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中国台北、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欧盟28国成员、香港、冰岛、以色列、日本、韩国、列支敦士登、毛里求斯、墨西哥、新西兰、挪威、巴基斯坦、巴拿马、秘鲁、瑞士、土耳其和美国。

 

ICTSD报道;POLITICO, 2016年1月21日,“多哈或许已死,但自由贸易永生。”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under
29 January 2016
经过近5年的谈判,欧盟和瑞士在本周一宣布结束谈判,协议连接双方的排放交易体系,此举将允许两个系统中的交易实体互相进行排放许可的交易。 瑞士的体系建立于2008年,包括了大约55个企业,去年覆盖了550万吨碳排放。 相比较而言 ,欧盟的排放交易体系(ETS)于2005年启动,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场,规范大约11000家电厂和制造业工厂,代表了大约20亿吨的碳排放。...
Share: 
5 February 2016
21国亚太经合组织(APEC)联盟的成员们发布了 文件 ,详细阐述了他们在实施联合承诺、到2015年削减54个产品类别的环境友好产品关税到5%甚至更少这一目标上所取得的进展。 产品覆盖的范围从风能发电机、太阳能板到水过滤设备和海洋学、水利或者天文监控设备。 “实施清单”提供了去年和2016年征收的应用关税的信息,有一些国家也提供了2012年的信息,以便把早期实施的情况也考虑在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