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小型部长会议破裂告终

30 July 2008

周二,各国政府为挽救多哈回合贸易会谈破裂,继续尝试达成协议。部长们表示,在经过9天的WTO高级别峰会后,他们无法达成一项折中方案。虽然达成共识取得进展仍有很大希望,但多边谈判现在面临着更为不确定的未来。

各位官员感到惊讶和难以置信的是,谈判最终关注的一项议题是:在特殊保障机制(SSM)下,发展中国家可以多大程度提升关税,以此保护受进口激增影响的农民,这是本周之前从未料想到的。在削减农业补贴和工业品关税问题上的分歧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棘手问题,在本次日内瓦小型部长会议中更凸现其重要性。据报道,一向棘手的优惠侵蚀议题本来也将达成最终定案。

SSM议题的一个主要难点是:是否以及何种程度允许各国在现行(即,前多哈)关税上限上施加保护性关税。周一、周二,七个主要贸易大国集团是会谈的中心,他们试图达成谈判共识。进口敏感的中国和印度(特别是印度)驳回了美国要求可预见的农产品市场准入要求。周二下午5点左右,他们宣告放弃。

WTO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向WTO成员方宣布了谈判破裂之后,对记者表示:“我认为旁敲侧击没有用。这次会谈失败了。各成员方还不能弥合他们的分歧。”

对此次峰会(7月21日开始)崩溃的初步反应似乎并不像过去两年多哈协议框架谈判崩溃时那样剑拔弩张、指指点点。

最重要的是,各位部长都表示失望,特别为会谈即将达成协议却最终破裂感到遗憾。欧盟贸易专员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回应拉米,把这样的结果称为“集体失败”。

欧盟农业专员波尔(Mariann Fischer Boel)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谈判从来没有如此接近成功,却最终破裂。”

巴西外长阿莫林(Celso Amorim)表示,任何外部观察家“都无法相信,在我们取得这么多进展之后,却无法达成任何成果。”

拉米说,一些成员方认为很快就可以达成协议,因此一些代表团周二晚间表示有意愿继续进行磋商。

然而,这也隐射了某些成员方不肯做出让步。

印度商务部长纳斯(Kamal Nath)表示“失望”,他说:“在一个发展的回合,我们因为一个关乎生计安全的议题而无法达成谈判共识,这是令人遗憾的。”

周二,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Susan Schwab)说:“即使是今天,7个主要贸易大国中有5个还准备要接受总干事拉米周五提出的折中方案。”施瓦布指涉,中国和印度反对拉米在7月25日对成员方提出的折中方案的某些条款。在一项声明中,施瓦布表示,其它国家创造市场准入“的计划并不明显”。

七国集团(G7)包括澳大利亚、巴西、中国、欧盟、日本、印度和美国。

会谈破裂的原因

虽然特殊保障机制(SSM)被普遍认为是导致会谈破裂的主要原因,但是SSM议题遭遇瓶颈意味着其它有争议的议题(主要是削减棉花补贴和地方产品名称保护,例如帕尔玛(Parma)火腿)没有再度回到谈判桌上。

关于SSM,拉米表示,关于多大程度的进口激增可以触发最高保护性补救措施的分歧最终无法调和,虽然各方花了“60几个小时”试图弥合差距。拉米说:“那些担心保障性措施会破坏正常贸易的成员希望把触发门槛设得越高越好。那些担心保障机制负担过重而无法运作的成员希望有一个较低的触发门槛。”

拉米提出的折中方案允许在进口量三年年均增加40%时,SSM补救措施可以超过前多哈约束关税的15%。在价格没有下跌且无法实施补救措施时,可有2.5%的关税税目自由超过目前约束关税。

33国集团(G33,包括印度和中国)表示,该触发门槛过高,无法确保农民不受从发展中国家进口补贴农产品激增的影响。他们希望SSM最高补救措施可以在进口增加10%就可触发,并且保护性关税上限可以超过约束关税的30%。

拉米的另一项提案没有包括数值触发和补救上限,但是要求把“可证明的损害”(使用SSM国家的粮食和生计安全)和农村发展需求与SSM相联系,并要求在采取补救措施时听取专家意见,以此来限制SSM的使用。周一晚上,美国拒绝了这份提案。据一位G33的官员表示,印度接受该提案。

周二,G7的各位部长和官员为拉米的提案内容协商更可为多方接受的数字。消息人士称,一种选择是把“触发门槛”设在进口量增加15-20%时,补救水平相当于现行约束关税的30%或8个百分点。如果进口量增加35-40%,那么相应的补救水平可达到现行约束关税的50%或12个百分点。约束关税的百分比和百分点之间的区别和不同国家有关,例如,如果出口到中国,中国因准入条件导致低关税(如果给关税上限8%增加8个百分点,增相当于关税增加100%;如果给关税上限38%增加30个百分点,那么关税增加的更多)。

据报道,美国没有让步,坚持进口量增加40%为触发SSM补救措施超过现行关税上限的最低门槛。

曼德尔森表示,关于SSM触发门槛数字上的小小分歧导致整个会谈破裂,实在“令人失望”。曼德尔森就印度和美国的分歧表示:“谈判室里两强相争,其余的都成了历史。”

多哈的未来?

随着此次峰会的失败,已进入第七个年头的多哈回合,其下一步如何走并不明朗。世界贸易会谈的任何进展都可能要经过漫长的等待才会到来。美国11月的大选限制了今年贸易政策的制定,很多人担心,2009年美国和欧盟政治风云变幻加上印度大选,全球贸易将被放在政治问题之后,不被重视。

拉米在会谈破裂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会尽量解决问题。也许现在还无法明确将来会怎样。WTO成员方要清醒地认识到他们是否并且如何将破裂的谈判重新集合起来。”

部长们普遍希望能够抓住本周达成的一些进展。施瓦布说:“美国的承诺不变。”但是,巴西部长阿莫林担心,谈判中没有约束的出价承诺是否有信誉。他说:“这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生活在继续,并不总是尽如人意。”

贸易部长们表示,他们不反对今后继续会谈。曼德尔森说:“我们不应该排除回到谈判桌的可能性。”但是,他还补充道,他不认为今年或者“在可见的未来”,“有任何可能”达成谈判模式协议。

施瓦布同意曼德尔森的观点,她表示美国依旧“保持对WTO的承诺,并支持WTO”。同样的,印度部长纳斯说,他对WTO和多边贸易体系仍然信心“满满”。

谈判结束后,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发表声明表达了深切的遗憾。他指出,“我们怀着希望来到日内瓦。我们在要求发达国家削减总体贸易扭曲性支持(OTDS)、敏感性产品、特殊保障(SSG)和反集中条款(ACC)等议题上做出了重大的妥协和让步。在服务贸易的信号会议上,我们表明我们会进一步在一些关键部门开放市场。然而,就在我们快接近谈判终点时,一些轻微的系数问题将我们做出的努力付诸东流。在这里,我并不想责怪某些部长。他们也有各种深刻和复杂的国内因素。但是,我还是要表达我深切的遗憾”。

陈德铭肯定了拉米先生、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NAMA)会谈主席以及各位部长为取得谈判进展作出了贡献,但同时也指出,“面临世界经济滑坡、严重的通货膨胀和逼近的金融风险,多哈回合的挫折对脆弱的多边贸易体系将造成重大影响。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应对。”并希望“能够把此次会谈中已经取得的成果保留作为宝贵的遗产,这对未来多边贸易体系的尝试来说是一次教训……所有的WTO成员方能够就此次失败做出回应、吸取教训,这样未来谈判的质量和效率可能得以提高”。

陈德铭部长强调,中国将在平等互惠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双边贸易以及与各参会成员的经济合作,并特别加强与发展中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型脆弱经济体)的互惠合作,与各方一起促进世界的进一步繁荣。


ICTSD报道。

(ICTSD中国项目助理黄震乾翻译)

29 July 2008
WTO谈判第八天,各贸易部长同意在周一晚上继续讨论一直阻挠农业和工业产品贸易自由化无法达成无法达成协议的棘手议题。 WTO首席发言人罗克维尔(Keith Rockwell)说:“情势非常紧张。”虽然七国集团(G7,由各主要贸易大国组成)贸易部长集中讨论了保护发展中国家农民的机制,但是“并未达成确切成果”。 印度商务部长纳斯(Kamal Nath)在会后对记者们说:“好消息是我们的会谈仍在继续。...
Share: 
31 July 2008
WTO高级别谈判破裂后,7月30日,贸易部长们开始收拾残局,重新振作起来。 WTO成员方纷纷表示不会放弃多哈谈判,也不愿放弃他们在过去9天高密度谈判中已经为达成削减关税和农业补贴协议所取得的进展。 周三早晨,WTO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对贸易谈判委员会(TNC)表示:“我们[本来]很快就能达成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谈判模式。”拉米指的是各国政府希望达成的削减关税和补贴的协议框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