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成员讨论如何解决系统性的贸易紧张局势

14 May 2018

多边贸易体制面临的诸多挑战成为上周WTO会议的中心议题。成员们讨论了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争端坚决机制的现状和今后的谈判工作。

首先,成员们在5月7日召开了非正式的“贸易谈判委员会”会议,驻WTO的代表团团长们参加了会议。此后,WTO总理事会在周二召开会议,后者是WTO的重要会议,级别仅次于每两年一次部长会议。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在5月7日非正式贸易谈判委员会上说,“只要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局势继续下去,严重升级的危险仍然非常真实。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避免沿着这个道路走下去,避免采取很难逆转的措施。”

他警告说,一些成员不断的实施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将损害贸易增长和贸易流动,破坏全球价值链,使就业陷入危险。上个月,WTO经济学家们发布了一个最新的全球贸易增长预测,认为全球贸易增长呈良好态势,2017年的贸易增长率为4.7%,2018年可望实现4.8%的增长,这个数字将维持数年。

在发布上述预测时,WTO警告说,政策环境将在确保贸易保持强劲增长中发挥关键的作用,而且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和贸易争端可能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其他几个重要的会议也对贸易紧张局势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表示关切,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集团春季年会,以及最近的东盟领导人峰会。(《桥周报》, 2018年4月26日)

成员们讨论系统性风险

贸易谈判委员会和总理事会会议上,一系列WTO成员对最近的贸易发展及其对WTO工作的影响发表了声明。

比如,一些成员联盟在贸易谈判委员会上提出了一份声明,呼吁成员们解决该组织面临的若干挑战。他们认为这些挑战包括全球贸易谈判步伐缓慢,认为自从去年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以来毫无进展,以及诸如WTO争端解决机制等现有架构的功能问题。

这些成员在其联合声明中说,“我们,41个WTO发展中和发达成员,认为WTO体现的运转良好、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对我们的经济、全球经济稳定、繁荣和发展至为重要。”

这份联合声明的签字方包括各个地区的成员,有很多是G20成员,他们呼吁成员们“避免采取保护主义措施,防止升级的风险,”并使用该组织现有的机制和框架解决他们的关切。

这些成员说,“我们强调成员们必须积极做出贡献,保持WTO的有效性、相关性和对所有成员的需要做出回应,并且我们承诺继续与所有成员合作来改善WTO”。

美国的贸易措施

总理事会会议上,一些成员对美国发起的一系列贸易措施提出了密集的交流,美国的这些政策在过去数月越来越受到关注。

中国向总理事会上提出了三项议程,即: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材执行的232条款关税,美国针对中国所谓侵犯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的301条款行动,WTO上诉机构的岗位空缺。

根据《桥周报》看到他的发言,中国大使张向晨周二表示,“现在WTO最紧迫和紧要问题是回答如何应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

他说,“禁止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措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中心要素。但是,更加危险和具有破坏性的是美国正在通过三个做法系统性的挑战这些根本性的指导原则,即:阻挠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程序,按照232条款采取限制性贸易措施,以及按照美国国内法的301条款威胁对来自中国的价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

中国批评232条款和301条款行动的单边主义性质和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影响。关于根据国家安全理由而采取的232条款关税,张大使说,在美国国防中使用的进口钢铁的数量非常低。他也指出,一些成员已经通过谈判达成协议,以设立配额的方式而免于关税,这存在是否符合WTO规则的问题。

美国则批评中国自身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并且不同意一些成员的看法,这些成员认为232条款措施实际上是保障措施而不是国家安全措施。

美国也回击了中国对301条款措施的批评,认为美国不同意中国的指控。

美国驻WTO大使Dennis Shea称中国对这些贸易措施的批评类似于“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世界,这是指19世纪刘易斯卡罗尔的小说。

根据《桥周报》看到的他的发言,Shea大使说,“看到一个世界上最具保护主义色彩的、重商主义的经济体将自己定位为自由贸易和全球贸易体制的捍卫者,这真是太神奇了。WTO必须避免从这个兔子洞掉下去进入一个幻想世界,以免失去所有可信度。”

中国之外,也有一些其他成员讨论了美国这些单边措施是否带来严重的系统性破坏,以及美国的国家安全或知识产权关切是否合理。

欧盟驻WTO大使Marc Vanheukelen在总理事会上说,“欧盟及其成员对美国(232条款关税)措施对美国市场、欧盟市场以及第三国市场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感到非常的关切。”

他说,“美国的措施也分散了今天解决钢铁和铝业问题根源的重大挑战。这是非市场化生产造成的全球产能过剩现实。根本原因是补贴导致全球产能过剩。”

上诉机构空缺广受关注

本周的会议上,成员们讨论了WTO上诉机构大法官的空缺问题。美国阻挠启动任命新法官的程序,目前,共有七个编制的上诉机构有三个职位空缺。如果到今年9月出现第四个职位空缺时,上诉机构将只有三个法官签署上诉机构裁定了,上诉机构裁决至少需要三名上诉机构成员签署。

美国对上诉机构的功能提出了一系列批评,比如一些法官在任期结束后仍然裁决其在任时审理的案件。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包括在上诉机构的工作程序中。但是,一些成员认为,美国没有充分积极的参与到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讨论中,也没有澄清美国希望看到哪些改变才能停止阻挠任命程序的做法。

中国把上诉机构的形势列为总理事会议程,呼吁美国不要把争端解决机制机制如何发挥功能的问题和新法官任命程序联系起来。张大使说,“WTO皇冠上的珠宝正在失去其光泽。”

欧盟大使Marc Vanheukelen也和众多成员一样,认为上诉机构的形势接近病危,呼吁立即解决。

根据欧盟代表团发布的他在贸易谈判委员会上的发言,这位欧盟大使说,“我们愿意就上诉机构的关切进行讨论,但是我们必须澄清问题上什么。我们也需要澄清这将重新启动任免程序。”

41个成员发布的联合声明也指出上诉机构成员任命问题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确实,上诉机构岗位空缺的问题是数月以来日内瓦贸易圈子讨论的重要话题,因为上诉机构也面临很大的工作量,涉及非常复杂的争端案情。

上周,上诉机构主席Ujal Singh Bhatia在日内瓦高等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会议上说,缺少法官已经对上诉机构的工作带来严重的风险。

他说,“造成这个停止局面的原因很清楚,不需要这里重申了。更有意思的,也是更需警醒的是,当前的停滞的后果。”

他补充说,“首先,上诉机构目前只有一半的能力,也就是说只有四位积极的成员,这严重削弱了我们大法官之间的讨论,这是上诉机构审议工作程序中第四条规则所要求的。其次,缺少地域上适当的代表性也威胁削弱上诉机构的合法性。最后,在任上诉机构成员数量的下降也可能导致上诉程序进一步的延迟。”

ICTSD 报道。

TAG: 
WTO
7 May 2018
4月28日,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领导人齐聚新加坡,回顾了东盟未来的发展目标。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呼吁加强区域合作和一体化以应对外部压力,包括中美等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本年度峰会主题为“坚韧团结创新求变”,新加坡为本次峰会轮值主席国。 在会后发表的主席声明中,东盟国家表示了其对地缘政治变动和经济现实的关注,表达了其对促进区域经济合作和增进连通性的支持,同时提出了加强网络通信、促进“...
Share: 
14 May 2018
中美高级官员在过去的一周中举行了一系列会议,而且还有更多会议将要开展,力求解决工业产能过剩、知识产权执法和单边贸易措施使用等备受瞩目的贸易摩擦。 美国高级代表团于5月3日至4日在北京进行访问,代表团成员包括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商务部长Wilbur Ross和白宫经济顾问Larry Kudlow。但谈判没有形成实质性成果,...
Share: